所有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,目光全落在中间那道挺拔的黑色身影上。

成为炼制师,必须是炼体士、法阵师,而高级炼制师就更加凤毛麟角,如此众人对这位双角族的长老好奇心大起。

姚泽没有理会太多,看着摆在身前的一根三尺长的铁棍状的东西,伸手就取了过来。

一般材料送到炼制师手中之前,相关的模具都已经淬炼完毕,如此炼制师就可以通过强悍的肉 身稍加修饰,再通过神识布置法阵禁制即可。

此时春野对他的信心十足,说不定这次比试过后,双角族就稳居前两名了,芳心一时间暗喜不已,却见到姚泽眉头一皱,忙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这魔械制作出来后,怎么处理?”姚泽稍微一顿,也低声询问道。

“试验之后,都归各自家族所有,为什么问这个?”春野有些好奇。

“如此最好……”姚泽微微一笑,并没有多解释,双手握住那铁棍,在掌心中不住搓动起来。

两人虽然低声交谈,可高台上众人,连同广场上离得较近的都听的清楚,毕竟在场所有的四族人都是炼体士,忍不住都一阵骚动。

难道此人要炼制出高阶魔械?

可下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根铁棍给吸引过去。

此时那三尺长的铁棍在那双手中,竟似面团一般,呼吸间就被揉捏成一团,而双手依旧没停,不住地搓动着。

白嫩清纯美女性感香肩明艳动人写真

“他这是干什么?毁去模具,又如何炼制?他不知道炼制魔械还有时间限制,难不成他想放弃?”众人的心中不约而同地升起古怪的念头。

很快众人都有些恍然,广场上再次出现了骚动,伴随着阵阵的惊叹声。

原本的铁棍已经变成了铁球,可此时在双掌中,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,见此一幕,所有人哪里还不明白,此人竟是要再次淬炼模具!

模具制作之时,都需要铁匠千锤百炼,其内的杂质完全剔除后才送到炼制师面前,难道此人觉得仅靠蛮力,徒手就可以淬炼?

慢慢地惊疑声响起,很快整个广场上都响起倒抽凉气的震撼声。

修长的双手,看起来毫无瑕疵,不住地搓动,而此时原本黝黑铁球竟开始发红,继而变成了一团火球,阵阵热浪不住地散发出来。

“多此一举!”奇硕冷哼一声,显得极为不屑,只要愿意,在座的几位长老都可以做到,在他眼中,姚泽如此做只能哄骗广场上那些低级弟子罢了。

可端坐中间的浦良知却瞳孔微缩,漂亮的脸庞竟无法掩饰震惊之色。

也许自己也可以轻松做到,可在如此短的时间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!几乎是两三个呼吸,这铁球的温度就急剧飙升到融化状态,这才是真正的淬炼!

这种淬炼连春野也看的目瞪口呆,谁都明白模具淬炼的越彻底,魔械的品阶就越可能更高级,威力自然愈发强大。

姚泽没有理会其他人如何想的,随着火球极速地转动,十指跟着不住跳跃,似雨打芭蕉般,转眼火球就被不住地拉长,数个呼吸之后,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把幽蓝的短尺,大小竟比之前少了大半!

“有没有魔兽精血?”突然姚泽又转头低声问道。

“啊?有!不过是独角火牛,不是神兽……”春野此时觉得自己竟似刚出道的雏,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的。

神兽精血哪里可以常见?姚泽自然没有挑剔,既然炼制魔械威力越大,爽势就整个大些,当初在万圣商舟时,从幸岛手中得到过一个残篇,却是上古蛮文,“太虚精炼”!

其中记载着一种“魂炼”的手段,把魔兽精血和符文一起封印在宝物上,激发魔兽威能,以此提高宝物的攻击力。

等春野拿出一个细长的玉瓶,从其中倒出些血液在玉盘中,所有人心中都感到奇怪,难道炼制魔械还需要血祭?这和祖辈相传的炼制手法大相径庭,连几位长老城主也是闻所未闻……

此地无法动用真元,姚泽只能伸手在血液上轻轻一点,随即再屈指一弹,一滴血珠就落在了短尺之上,神识随即狂涌而出,把血珠紧紧包裹起来。

时间缓缓而过,对此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其余三家炼制师虽然心中有些嫉妒,可双手也不住闪动,形状各异的魔械也慢慢成形,等广场上发出一阵巨大的惊叹声,高台上的四位炼制师竟同时放下了手中魔械。

不分先后!

如此就要看魔械的威力如何了,不过那位黑袍男子之前制造的动静不少,又是淬炼,又是血祭的,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期待,当然也要除了那几位……

“所用时间一样,现在试验魔械威力!”浦良知威严地宣布道,讲真,他心中也对那件幽蓝的短尺充满了好奇。

在众人兴奋的目光下,高台的半空一阵青光闪动,四根十几丈高的巨大石柱突兀地伫立在虚空中,每一根都需要五六个人才可以合拢,而与此同时,高台四周也被青光笼罩。

姚泽双目一眯,已经看出石柱和圆台连成一体,这种设计应该动用了法术,肯定不是四族人所为。

“这些石柱本城主都亲手试验过了,全力一击下,这些石柱会毁去一半……”

浦良知的声音不大,可传遍了广场的每一个角落,顿时被阵阵欢呼声打断。

城主大人的实力当然是整个连云城最高的那位,传闻黑罡诀已经修炼至第六层,完全不输于圣真人修士!

得到众人的拥护,浦良知漂亮的脸庞也露出满意的神情,再次扬声说道:“只要把石柱毁去三成,就算是高阶魔械,当然石柱受损越多,证实魔械威力越大!”

等欢呼声散去,四道身影站在那里,手中托着刚刚出炉的各式魔械,代表双角族的自然是春野,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俏生生地娇躯上,幽蓝的短尺就握在了右手中。

几人同时安装了三块中品元晶,此时当然不是节省的时候,元晶越高阶,激发魔械的威力自然越大。

随着魔械各自发出蒙蒙光芒,四人同时举起了魔械。

下一刻,数道耀目光华同时在半空中闪过,众人只觉得天地间一阵急颤,无比色变,这里即便有法阵加持,可四件魔械同时发威,这片空间也似乎要扭曲一般。

四道碗口粗细的光柱在魔械刚抬起的时候,就击在了伫立的石柱上,“轰隆隆……”

连续的爆鸣声在广场上空回荡,在魔械发出光芒,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,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,可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望向那些石柱,反而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中突兀地出现一头十几丈高大的巨大魔兽。

四个立柱般的蹄子火焰缭绕,头顶一根黝黑独角闪烁着寒光,灯笼般的眼睛,粗大的鼻孔,随着每一次呼吸,就有火焰喷出。

“天哪,这是什么?”

“独角火牛!它怎么会出现?”

“就是他,刚才的血祭……”

……

片刻的安静之后,广场上众人一片惊呼,连几位长老和端坐的浦良知无比色变,同时站起了身形,他们的想法和普通人不同,“血祭?这是什么炼制手法?”

巨大的独角火牛扭头俯视下众生,一对巨眼闪过不屑,似乎对这些卑微的生灵极为蔑视,下一刻,周身火焰升腾,朝着最右侧的石柱疾冲而去。

无声无息地,庞大魔兽消失不见,似乎刚才出现的只是一道幻影,众人一时间都怔在那里,很快,无数道惊讶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广场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虚像!假的!”

“什么血祭?可笑……”

广场上乱作一团,双角族的众人一个个脸色难看之极,而春野也呆立在那里,低头看了看手中幽蓝短尺,当时发出的蓝色光芒一点不比其它弱小半分,甚至还刺目许多,怎么……

半空中,原本伫立的四根立柱现在只剩下一根完整,其余三根都不同程度地毁去了一截,按照城主之前的判断,这些魔械都应该算是高阶魔械了,可剩余的这一根依旧完好地伫立在那里,显得那么刺眼……

高台之上死一般的静寂,浦良知眨动着狭长的双目,疑惑之色毫不掩饰,刚才春野施展魔械的时候,他离的如此之近,自然感受到其威力不容小觑,可怎么连一截石柱都没有毁去?

所有人的神情都有着变化,唯有姚泽站在那里,一脸的风轻云淡,竟没有丝毫变化,浦良知见状,刚想说什么,心中一动,没有开口。

“哈哈……还独角火牛,我看就是虚张声势地大水牛!”此时怎么可能少了奇硕?他再次跳到了椅子上,手舞足蹈地大笑不已。

似乎受到了牵引,高台之上的空间微微一颤,“嗤……”

一道轻响竟似滚滚惊雷,广场上所有的人同时收起了声音,目瞪口呆地望着半空,奇硕更似被掐住了脖子,站在椅子上呆若木鸡。

原本伫立不动的那一根石柱,竟化作无数粉末,朝着四周飘散开来,几个呼吸的功夫,石柱竟齐根而没,凭空不见,似乎一直就没有出现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