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江昂兽兴奋地大叫着,巨口一张,就要把光团吞进口中。

姚泽伸手拦住了,之前此怪就是从真正的柳生胸腹中出来的,想来是可以寄生之类,如果真吞进肚内,可不是说笑的事。

尽管被束缚住,此怪依旧龇牙咧嘴地,尖叫不休,“你死定了!你们天巫族早就被圈禁,你竟敢违反禁令,偷跑出来,你等着魂魄遭受五雷天罚吧!”

松子有些疑惑地看着姚泽,见他也是莫名其妙的模样,显然不知道这怪物乱叫什么。

姚泽伸出二根手指,就夹住了那怪物,微一搓动,一道蒙蒙灰光亮起,他忍不住双眼一眯,自己手指就是一块精铁也要夹碎,这怪物竟浑然没有事,难道魂魄也可以炼体?

“嘎嘎,你不跪下来求我,还敢对我无礼?一旦我回去,就是你们整个天巫族的末日到了,现在求我庇护,说不定我会放过你。”

柳生得意地尖声笑着,灰色目光又看向了松子,“啧啧,小美人,你这点隐匿手段根本瞒不过我的双目,你是我遇到最美艳的人族女子,现在归附于我,等我们神族众生降临,可保你无忧,成就魔王也是在翻手之间,赶紧考虑吧……”

松子听着,俏脸一白,只觉得身上发寒,忍不住站到了姚泽身后。

姚泽面无表情,可惜九冥幽火随着元婴体一起沉睡,不然弹指间就可以让其灰飞烟灭,不过彻底灭杀此獠,自然还有众多手段,他心中一动,一座青色小鼎就盘旋飞出。

小鼎并没有放大,而是在身前“滴溜溜”不住旋转,连伏炎兽也没有让其飞出,柳生似乎察觉到不妙,大声尖叫起来,“你大胆……”

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他,屈指一弹,那团灰光就飞了过去,鼎盖无风自起,“嗤”的一声轻响,灰光就没入小鼎,鼎盖直落而下,将青色小鼎盖个严实,那些尖叫声也被隔绝开来。

松子在一旁看的真切,对这件宝物感觉有些怪异,不过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这不是魔宝,而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法宝!

中美混血性感娇娃可爱写真

至此姚泽轻吐了口气,目中寒光闪过,左手一扬,一道法诀就打在了小鼎上,“砰!”随着一声闷响,四周温度慢慢地升高。

松子看的大奇,此鼎竟可以自行产生火焰,神识忍不住放出,观察鼎内状况来,伏炎兽本来就是一器魂,他人自是毫无察觉。

一团团幽蓝的火焰充斥着整个小鼎,那灰色光团在其中拼命挣扎,可又能躲到哪里?此火乃伏炎兽喷出的本命妖火,此妖晋级七级后,还是第一次帮助主人对敌,自然不遗余力地喷出妖火。

时间不长,小鼎中隐约有爆响传出,毕方鼎也跟着晃动起来,姚泽根本不为所动,偶尔打出一道法诀,任凭伏炎兽力施为。

此怪来历越大,自己就一定要灭杀干净!

时间缓缓而过,中间又冲进来一波魂修,无一例外地被曼珠沙华吸引,轻松地被青莲幡收走。

终于,一个时辰过去,他长吐了口气,冲着小鼎袍袖微拂,鼎盖再次飞起,里面的火焰已经消散,而那个诡异的怪物也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

如此姚泽还有些不放心,直接把毕方鼎收进识海空间,这才确定里面没有丝毫印记留下,那位柳生真的湮灭了……

整个过程,松子都在一旁默默地看着,对这位姚道友的莫测手段极为震撼,心中愈发认定,此人用秘法隐匿了修为,就如同自己隐匿了容颜一般,说不定是位大魔将修士!

“接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了……”姚泽看其愣怔的模样,微微一笑,并没有多解释什么。

松子也没有好的办法,随手撩开垂下的青丝,嫣然一笑,“希望那些魂修耐心有限,过几天自行离去……”

此时两人才发现一个怪异的事情,那头江昂兽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趴伏在黑水池边,对着那些曼珠沙华不住吞吐起来。

此妖原本是阴寒之地生出的一种魂兽,和那些魂修一般,被这些气味所吸引,这些曼珠沙华另外的名称叫做“引魂花”的,想来对他们有着某种用处。

江海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,看不出心中如何想的,不过其本体就是魂魈,也脱离不了魂修的本质,姚泽点头示意道:“你也去吸收一番。”

话音刚落,黑影一闪,江海已经站在了水池边,深深地吸了口气,看来这货早就意动了。

姚泽心中一动,看来此花倒不能都上缴了,留下两株安置在识海空间中,江海和伏炎兽他们都可以对着此花修炼,至于好处目前自己还看不出。

心中如此想着,他围着黑水池转了一圈,抬头对着松子微笑道:“这里一共有十八株,我先收取两株……”

“没问题……”松子眨动下美眸,红唇轻抿,心中有些奇怪,如果不是引诱那些魂修,这些曼珠沙华都让他收走也没有问题,反正都是上缴出去的。

当即姚泽不再客气,神识似把利剑,朝着水池一斩而落,在松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最边缘的两株曼珠沙华竟凭空消失了!

如果不是池中黑水一阵荡漾,她都不知道那里原本有两株奇花的。

姚泽也没有多加解释,两人相视一笑,随意坐在一旁,安心等待起来。

看来那些魂修没有灭杀二人是不会甘心的,随着时间推移,涌进来的魂修都超过了百余位,不过在奇异的曼珠沙华吸引下,那些魂修都被轻松收进青莲幡中。

这些魂修的实力都和一般的魔将初期修士相当,青莲幡的威力眼见着增长,姚泽的心中也兴奋之极。

松子一直在留意他的神色,见其时不时的嘴角上扬,显然心情不错,虽然不明白所以,也跟着唇边带笑,空间里一时间其乐融融。

只是三天以后,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,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前方,连江昂兽都急速地摇晃着尾巴,巨口中发出阵阵低吼。

数千道虚幻的身影正漂浮在半空,除了被青莲幡收走的三千多位,其余的魂修竟都冲了进来!

让众人紧张的是,这些魂修和之前明显有些不同,一个个漂浮在半空,根本就没有朝那些曼珠沙华多看一眼,无数道死灰般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众人。

姚泽眉头紧皱,这些魂修竟有如此不同,肯定其中有些缘故,他的神识扫过每一道虚影,终于有所发现,在众多魂修的中间,有一道身影和其它有着些许不同。

同样是人类的面孔,虚幻的身体,可眼珠不是一片死灰,而是隐约有着一丝金光,这金光几乎微不可查,不过姚泽早就怀疑这些魂修中间有着类似王一般的存在,不然这些变异魂修不会如此统一行动的。

“我想我们可以交流一下,不一定见面就打打杀杀的。”他突然如是说道。

松子闻言一怔,没想到他还想说些什么,可那些魂修会理会吗?

果然,那些魂修都没有一丝反应,似乎看着死人一般地望过来。

姚泽摸了摸鼻子,看来对方听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,转头对着江海道:“他们应该和你是同宗同源,要不你和他们交流一二……”

江海转动着深陷的眼珠,干瘦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让他和人打斗一番,也比说话交流要方便些。

他嘴巴蠕动了一下,突然身形一闪,径直朝前冲去,巨大的镰刀划过一道黑光,数位魂修直接被黑光笼罩,不过一点事也没有。

这一下似乎捅开了马蜂窝,无数的魂修直接把他淹没其中,江昂兽吼叫一声,身形一纵,也冲了进去。

姚泽气的鼻子都歪了,自己原本想能不能和平解决的,没想到这货竟上去就干,低声说句,“你退到水池边……”

同时左手一抛,青莲幡就旋转着飞出,呼吸间就变成了十几丈方圆,朝着那些魂修的中间笼罩而下,而他身形一晃,竟消失在原地。

松子知道此时自己这个大修士就是累赘,连忙依言退到水池边,紧张地注视着远处的战团。

姚泽的身形突兀地出现在那些魂修正中间,“吱……”一阵狂暴的尖鸣声朝着识海疯狂涌来,他的脸色瞬间变白,耳膜中似乎被利剑刺中,真元都聚在双耳,也难以承受如此暴虐的攻击。

此时头顶的青莲幡带起阵阵呼啸之声,直落而下,其中有位魂修目光中流露出明显和其余不同的神色,身影一闪,就要离开原地,突然一声冷哼响起,四周数十位魂修都不由自主地身形一晃,青莲幡早已落下。

不过青莲幡所笼罩的魂修才不过三成,还有众多的魂修围着江海他们激烈地打斗,阵阵“轰隆”声连续响起。

只是等青莲幡落下时,诡异的事发生了。

所有的魂修都似发疯一般,朝着青莲幡疯狂涌去,几个呼吸的功夫,现场竟没有一位魂修存在,反而把江海和江昂兽都留了下来。

江海怔了怔,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,而江昂兽也跟着冲了进去,此时整个空间就只留下松子一人,看着眼前巨大的青莲幡不住翻滚,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