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向阳感觉自己徐阳冰之间的谈话是愉快的,更让他愉快的是在整个谈话过程中,徐阳冰没问闻静的任何消息。

钟向阳不知道徐阳冰此时的心理状态,但是从他的角度来看,任何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有一种独占的**,所以他不知道此刻徐阳冰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感受,他没有问,钟向阳也没有说,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默契。

回到镇上时,天色已经很晚了,钟向阳没有惊动任何人,在外面的小饭店吃了点饭,直接回宿舍,然后坐在桌子前将今天和徐阳冰谈话的过程都记录了下来,工工整整的写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,他决定从今天开始写日记。

他想从日记中看到自己的成长,因为或许过几年十年二十年再回头看自己记得这些日记的时候,会不会嘲笑这个时候的自己幼稚,但是他心里明白幼稚也是人生中的一部分,谁还没幼稚过呢?

然后他把徐阳冰给他的关于解决饲料贩子的问题写在了纸上,列举了几条,然后反复推演,直到形成了自己的话记在了心里,点燃打火机将那张纸烧成灰烬,因为这些话都已经刻在了他的心里,不需要拿这张纸去向领导汇报,这也是徐阳冰教他的,入不入心领导一眼就能看出来,你解决了问题领导才会高兴,你写的再好,问题解决不了,领导也不会满意。

虽然陈文明的家就在镇上,而且他家里还是开饭店的,早餐就开始营业了,但是陈文明从来没有在自己家店里吃过饭,总是一早到镇政府后院的食堂里吃饭,所以当钟向阳看到陈文明进了食堂之后,他也跟着进了食堂。

在付过了钱之后,钟向阳端着不锈钢盘子走向了陈文明所在的桌子,陈文明吃饭的时候没有人会坐到他的对面的,因为他是镇上最大的领导,谁会没事去这样接近领导呢?

但是听了徐阳冰昨天的话,以及回来看了看徐阳冰笔记里写的东西,这一晚上钟向阳的心思就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,因为他觉得在有些事情上徐阳冰说的对,这些不涉及大是大非的问题,自己完可以转变思路,因为这样可以让有些事情办起来事半功倍,让领导也能够更深入的了解自己,自己才能搞好和领导之间的关系。

对于钟向阳突然出现在桌子对面,而且还放下饭碗和自己一起吃饭陈文明还是有些惊讶的,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。

“书记,昨天我想了一天,晚上又想了一晚上,我终于想出来怎么处理那个饲料贩子的问题了”。钟向阳小声说道。

这件事情已经已经成了陈文明的心头病,此时钟向阳说已经找到了妥善的解决办法,他根本就不在意钟向阳是不是坐在他对面吃饭,他想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钟向阳把昨天徐阳冰说的那些话,经过加工整理换成了自己的说辞,然后小声的告诉了陈文明,陈文明开始的时候眉头还皱的发紧,但是后来慢慢就舒展开了,因为这种方式既不会给自己埋雷,还能让把所有的问题都帮领导解决好,该得利的得利,该得权的得权,一举两得。

制服女生江若宁诱惑

此时谭雨蝶也走进来吃饭,看到钟向阳和陈文明坐在一张桌子上,头低的很低,正在窃窃私语,但是陈文明根本就没有看她,钟向阳抬头扫了她一眼,然后继续低头讲着这个事情的操作方案,陈文明不时的点头表示认可,这件事两个人就在这张桌子上敲定了,剩下的事情就是执行,管区里有钟向阳去操作,镇上由陈文明来操作,只要两个人配合的默契,这件事情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可能。

“你小子脑袋还是很灵光的,这个办法好,嗯,那个饲料质量的问题,你盯紧点,我不方便出面和他翻脸,你出面和他一定要谈好,如果质量上不去我们就真的不要了,如果质量上去贵一点没问题,但是也不能贵到哪里去,不能太离谱”。陈文明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,开始站在钟向阳这边说话了,这就是利益决定态度,因为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没有切肤之痛,想怎么说怎么说,但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,每个人都会不自觉的往自己身上揽好处,把困难和隐患推出去。

“这个没问题,我和他去说,然后村里的养殖户也是我负责去搞,就是这个补贴的问题,书记,咱们一定要到位,不能让养殖户因为拿不到钱再和我们瞎掰掰,这样的话好事就办成坏事了”。钟向阳不放心的叮嘱到。

陈文明没说话,只是抬头瞪了他一眼,表示了自己的不满,钟向阳也及时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,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,塞住了自己的嘴。

谭雨蝶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清高,对于陈文明和钟向阳在食堂里的窃窃私语,她问都没问一句,坐着钟向阳的车回到了管区。

钟向阳坐在办公室里,给饲料贩子打了个电话:“老钱,现在马上到吴家村管区来,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”。

老钱来吴家村管去找了钟向阳好几次,但是钟向阳都没有搭理他,他也没办法,因为陈文明已经告诉他了,钟向阳在吴家村管区很有威望,只要钟向阳点头,这件事80%就成了,你找我没用,我已经给钟向阳下了死命令了,你只要去找他就行了,但是老钱没有从钟向阳那里得到任何好处,此时接到钟向阳的电话,喜出望外,立刻开车赶往吴家村管区。

钟小阳就是故意折腾他,在他打完电话之后,他立刻开车去了石头山查看碎石场的现场,老钱来了之后得知钟书记又出去了,于是又是打电话,又是开车出去,折腾这么一大晌,老钱的脾气也被折腾的差不多了,钟向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,想要干成一件事没那么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