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此刻,钟向阳算是肠子都悔到家了,真的不该不回信息,这不,现在找到了头上来,怎么说都不行了。

“我没回是因为我真的很为难,昨天陈文明和我说,他小舅子是干工程的,就是那种在村里给人盖房子的,所以呢,要我照顾一下,我咋照顾,我只能说这些养殖场都是养殖户自己出钱,人家愿意找谁就找谁,谁便宜找谁,你说你再给我说这个事,我咋回复你?”钟向阳说道。

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把你拉上来看看嘛”。闻静说道。

“看啥?”

“只有站的高了,才能看的远,你之所以不给我回信息,也不提昨天你去见铁文丽的事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在躲着我呗,你怕了铁文丽,是不是?”闻静问道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真的,你怎么这么想呢?”

“不是?你骗谁呢,你静姐我是谁,来来,你和我说说,你觉得你能骗的了我吗?”闻静问道。

“我真的没骗你,我就是觉得这事有些复杂,我也不知道我到底纠结在哪里,反正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”。钟向阳想了想说道。

“是吗?那你知道我这么做为了谁,还不是为了你,你想想,在市里的关系里,曲莘婉是我们能够得上还能为我们办事的唯一的关系了,你还认识别人吗?”闻静问道。

“不认识,但是我觉得曲莘婉和我很遥远,对我来说没啥概念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是吗?曲莘婉这么年轻,又是女领导,说不定到时候就能帮到你,你怎么就不懂得布局呢,知道什么叫布局吗?昨天让你去找铁文丽,也是在布局,在这之前,你的所有信息都是在纸上,但是直到你出现在她的面前,把自己的内心剖析给她看,以后你再有什么事,她想到的就不再是纸上的信息和汇报,而是那个中午出现在她面前的,活生生的钟向阳,你懂吗?”闻静问道。

“我知道,可是我昨天出来之后就吐了,很难受,那种压力带来的身体不适感觉,我真的是够够的了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文艺音乐少女户外清纯唯美写真

汽车终于冲到了山顶,汽车停了下来,闻静率先拉开车门下了车,钟向阳也跟着走了下去。

或许是因为这里四野无人,所以闻静的动作很放肆,居然主动的把手搭在了钟向阳的肩膀上,指着下面山坳说道:“你说的那个陈文明的亲戚,也就是泥瓦匠,要想在春节前搬迁完,还能在春节前出栏一批牲畜,累死他也干不完,所以,给曲莘婉的老公一点工程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甚至可以帮你争取一下让他垫资,反正工程就在这里呢,跑不了,再说了,这里的路面硬化,还有水电之类的铺设,陈文明的那个小舅子能干的了吗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钟向阳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心胸还是窄了点,没看到这里面的问题,还不如一个闻静呢。

“水电三通,平整土地,这些都需要大型的机械,陈文明小舅子有那些机械设备吗,你难道想让人发挥愚公移山的精神用人力搞这些?”闻静再次问道。

“曲莘婉帮了我不少忙,所以,我现在想还个人情而已,也是为你搭一个梯子,不管将来用的上用不上,都没关系,多了不嫌多,但是少了就不行”。闻静继续说道。

钟向阳一愣,忽然间意识到自己不爽的点在哪里了,他看向闻静,问道:“你刚刚说的帮了你很多,你想还人情,这个帮了你很多,是指什么呢?是不是指帮了徐阳冰很多,你在替徐阳冰还人情?”

钟向阳的话,深深的刺激到了闻静的内心,她看了一眼钟向阳,回头走向汽车,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,在钟向阳反应过来之前就启动了汽车,原路返回了,但是下山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,一路烟尘,遮盖了汽车的踪迹,直到汽车出现在了山下的公路上,钟向阳才看到了汽车的影子,但是汽车开的更加快了。

不知不觉间,钟向阳吃醋了,因为虽然闻静现在什么事都在帮着自己,可是她的内心里到底住着几个人,没人知道,因为他认为,就自己目前这个样子,真的是用不到曲莘婉那么高那么远的官,所以对这事一直不怎么热心,可是闻静对这事相当热衷。

再加上后来陈再生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些话,他在不自觉的从内心里占有闻静,只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而已,再说了,闻静之前和徐阳冰的关系那么好,钟向阳一直都心存芥蒂,此时闻静一再的强调是还人情,这让钟向阳的心里极为不爽。

“陈哥,现在说话方便吗?”钟向阳给陈再生打了个电话问道。

“方便,说吧,咋了?”

“我好像是惹事了……”钟向阳把自己和闻静刚刚的经历说了一遍,陈再生在电话里笑的都不行了。

“你还笑,这事怎么办,我说话是欠妥,但那是我的心里话,我就很烦她在我的面前提徐阳冰这个人,总觉的这个人阴魂不散”。

“哎哎,说啥呢 ,我这朋友可活的好好的呢,什么叫阴魂不散,这样吧,快到饭点了,你来镇吧,我请你吃饭,怎么样?”陈再生问道。

“行,去羊汤嫂子那里吧,好几天没去了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好,听你的,那我去等你了”。陈再生说道。

“你可不得等我,闻静把我拉到了山上,一个人开车下山走了,我走回去开车,且走呢”。钟向阳叹口气说道。

回到了管区里,钟向阳和这两位新同事交代了一下就开车离开了,杨洋和罗天宇站在办公室门口,议论道:“唉,真是时势造英雄,看看我们书记,这才来了几天,就是书记兼主任,还是村里的第一书记,要是我早来几天,这好事就轮不到他了”。

杨洋听到罗天宇的怪话,没言语,心想,就你这嘴也当不上这样的官,别想太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