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泽还没来及惊喜,四周的空间就是一滞,身体被一股莫大的巨力死死压迫着,手脚都难以动弹分毫。

他心中大急,真元在体内流转,身形左右猛地一晃,却发现四周空间如同淤泥般,没有丝毫空隙。

此时的空间之力比之前要大上何止倍许!

就在此时,一道黑影从上空掠过,似缓实疾,他还没有看清何物,又一道黑影飞过。

“妖物,你想玉石俱焚?”幽黑的远处传来元真人又惊又怒的吼声。

“玉石俱焚?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真仙,还妄谈玉石俱焚?低劣的生灵,本王被困日久,损失精元太多,先用你来补偿下也不错。”尖细的声音变得愈发尖锐。

四周的波动阵阵传来,虽然看不清状况,也可以想象双方的战斗激烈之极。

姚泽急忙四下张望,想寻找脱身良机,瞳孔却蓦地一缩,“巨花!”

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巨花竟舒展开来,那些一道道掠过上空的黑影正是其一瓣瓣的花叶,每一片都庞大到不知道多大,遮天蔽日。

一道道能量波动是如此磅礴,虽然无法知道此妖掌握的法则为何种,可万法皆通,姚泽只觉得自己是汪洋中一片叶舟,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惊涛骇浪,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危险。

“域!这才是花妖的真正界域!”

自己修行的时间还不足三百年,和这样的老怪相比,对方随意一个闭关也比自己时间要久,虽然面对同阶对手,他有着绝对的自负,可一些法则道术的领悟却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,就像光头分身一直在白火洞中参悟风之法则,到现在也是毫无头绪……

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

这花妖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,就是一块顽石也早已拥有了自己的界域。

法则、界域、奥义、大道!

修道之人都耳熟能详,可能够领悟法则,正是仙人和真仙的根本区别,之后掌握法则,形成属于自己的域,就不是每一位真仙都可以做到的,至于本源奥义,乃至最终无上大道,都只存在传说中,也许那些难以想象的大人物能够掌握物质本源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猜度的……

身陷对手的界域内,等于被天地之力束缚住,除非有自己的界域对抗,或者以力破之!

在最初的慌乱之后,姚泽慢慢镇定下来,这才发现一些异常。

丝丝真元竟微不可查地随着体表毛孔朝外逸出!

“这是……吞噬!”

此妖参悟的竟是吞噬法则!

这法则和自己施展“玄天神录”完全不同,所吞噬对手的真元十成不足其一,可对于敌人的伤害是完全一样的,如果真的任其吞噬,早晚也会变成一具人干!

“轰隆隆”的巨响不时传来,道道剧烈的空间波动似滚滚浪潮般,一波高过一波,姚泽震惊之余,又有了新的发现。

花妖对付的应该是元真人,自己只是身陷这片空间中,受到一些波及,这妖物还幻想着留下自己为其破解巫咒,如此自己的伤害就微乎其微了。

一定是这样!

他心中暗松了口气,元真人修为远低于对手,可此妖被困时间太久,能够施展的威能也会太多,两者间鹿死谁手,短时间肯定无法分出,反倒为自己争取了一线生机。

可自己哪里有能力破开这片界域?

法则倒是领悟了一道杀戮法则,可距离形成属于自己的界域还有些困难,姚泽举目四望,手脚都被死死地束缚住,一时间也看不出生机在何处。

道道能量波动如潮水般,其中蕴含着难明的规则之力,除非自己也参悟掌握了吞噬规则,否则只能以力破解……

蓦地,他心中一动。

这些浪潮般的能量波动中,规则之力就似在自己眼前铺开展现,参悟其中的吞噬法则肯定没那个时间,可自己完全可以体会法则是如何形成界域的!

自己早已掌握了杀戮法则,只要参悟借鉴花妖的界域,他有着极大的把握,形成自己的杀戮界域!

这个念头让他整个人都剧烈地一震,脸上露出狂喜,眼前对于自己反倒是一个难得的机缘。

没有丝毫迟疑地,神识随着体表外溢的丝丝能量,很快就融入这附近的天地方圆中,感受着一道道诡异变幻的规则之力,寻找它们的变化规律。

花妖和元真人正在进行殊死搏斗,神通施展没有一丝保留,如此倒像两位武师在一招一式的对拆着,在给学徒演示秘诀,如果他们知道,一旁那个微不足道的仙人修士正在默默感悟修行,肯定会后悔难当……

杀戮之道,存于一心,面对任何阻挡,都会斩灭万物,而杀戮法则的特质,就是拥有一颗杀戮之心!

如果沉迷杀戮中,反倒会迷失本性,成为一道只会杀戮的工具……

此时姚泽沉浸在一种混沌状态,仿佛置身于一片奇妙所在,体内的每一处穴窍都仿佛活跃起来,不由自主地,双手下意识地抬起,原本的束缚之力竟毫无察觉,一道道规则之力在激发,仿佛随时都可以释放,而他的面上表情也跟着变幻不定,一会杀气凛然,转而又变得惊恐万分,有时面露狂喜,一下子又变得浓眉倒竖,怒气冲天。

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姚泽缓缓地睁开双目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“这就是界域吗?”

他随意地探出手,食指竖起,对着身前虚空轻轻一划,这片空间看不出任何变化。

一息之后,身前的空间蓦地一颤,原本汹涌澎湃的剧烈波动竟忽地一滞,随即一股空间风暴呼啸而起。

这变化只汇聚在身前尺余方圆的空间中,呼啸声来的突然,消失的也迅捷,眨眼的功夫,这片空间又恢复了原状,远处正在相持的一人一妖竟没有察觉。

姚泽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喜悦,眉头反而紧皱起来,“似乎还差一点……”

他的口中喃喃低语着,形成自己的一片域,还没有能够水到渠成。

杀戮之道,一往直前的杀戮之心!

猛地,他的眼眸闪过灿烂亮光,在这片黑雾空间中,如同两颗明亮的星辰,右手一抖,紫电锤再次握在了手中,一股强横的气息突然在身上弥漫,这气息带着狂暴的杀意,似乎是积蓄已久,猛然爆发出来。

“七杀”锤法正是暗合杀戮之意,一锤即出,一往无前!每一锤都带着灭杀一切的无回气势,只有杀意,毫无退路!

他不再迟疑,右手急扬,一道紫影朝着前方激射而去,在他砸出紫电锤的瞬间,身体上空瞬间汇聚成一股法则风暴,这片天地的法则在这一瞬都动荡混乱起来。

“该死!”

尖叫声中,滚滚黑雾一阵翻腾,顷刻间溃散消失,而凝聚的法则风暴横扫开来。

姚泽只觉得眼前一亮,蓝天白云再次出现,一击之下,自己竟破开了这片界域!

“正是如此!”

他的脸上露出狂喜,配合“七杀”施展出来,杀戮真意成倍地暴增,反过来极大地增强了“七杀”的威能,杀戮之域在这一瞬间就形成,虽然只是一道,却如一柄无上利剑,一举撕破花妖的这片界域!

只是下一刻,他的狂喜就凝滞在脸上,双目透出骇然来。

一片数百丈大小的血云翻滚不定,“轰隆隆”的巨响就从血云中飞出,而赤黑两色异芒急速交织,把这片天地都遮掩了大半,他的目光死死地盯住了血云中。

刺鼻的毒气弥漫开来,这片血云正是元真人毒功所划,而血云中,片片巨大花瓣飞舞,花蕊中正紧紧包裹着一道身影,高大威猛,此人身体外竖立着一面青色巨盾,青光暴闪中,紧紧把身躯护住,而头顶处还漂浮着一面血色旗幡,道道血雾翻滚,无数身影在血雾中挣扎、嘶吼。

“兹兹”的爆鸣声中,猛一看元真人声势浩大,占据上风,可此时根本无法摆脱,时间一久,自然真元消耗殆尽,此消彼长下,只有陨落一途。

“姚司祭,速来援手!毒圣宗和白藏教一直是同盟之谊,事后老夫发誓,一定要厚报道友!”此时元真人又惊又喜了,口中大呼小叫起来。

血云中黑芒一闪,一道纤细身影飘然飞出,脸上依旧模糊一片,正是花妖神念所凝结成形。

“小友,你的强大出乎本王预料,如果你愿意帮助本王,这里有一块云母莲珀,乃本王数万来才收集而成,送给小友如何?”尖细的声音急速道,单手中托着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块。

“云母莲珀!”

姚泽只觉得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如果说万年药材已经是价值连城了,云母莲珀却需要百株万年药材也难以交换来的异宝。

修士修炼日久,法力修为甚至神识都会有所增加,可神魂却与生俱来,永无丝毫变化,可天地间有种异宝,可以慢慢温养壮大神魂,此宝正是云母莲珀!

神魂壮大,意味着修炼速度倍增,感悟法则轻而易举,甚至那些困住绝大多数修士终身难进一步的瓶颈,也变成了通天坦途……

这些记载都只是传说,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。

石块看起来黑中透着明亮,道道黑雾在表面萦绕,隐约有异芒在其内流转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姚泽艰难地咽了口吐沫,缓缓地吐了口气。

谁知下一刻,他的身形却是一闪,竟凭空消失不见。

“该死!你们人类生灵个个都是卑微可恶,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世间……”尖细的叫声在天地间回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