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毅眯着眼睛,盯着下方的曹操,声音渐渐变的冰冷了起来:“你这是在考验孤吗?”

曹操盯着韩毅那黑色的瞳孔,他能够来这里问,自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,但当曹操面对韩毅的眼睛时,心里还是有一阵的惧怕,看着上方的韩毅,连忙跪地道:“请大王务必会答微臣!”

韩毅的眼睛盯着下方的曹操,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感觉这曹操比以往安分多了,这不是韩毅盲目的乐观,而是直感,一个上位者对自己下属的直觉。

看着下方跪地的曹操,韩毅面色平静,缓缓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看着跪地的曹操,反问道:“你觉得孤日后会怎么样呢?”

曹操此刻抬起头,盯着韩毅试探性的问道:“大王难道只满足称霸中原吗?”

韩毅看着下方的曹操,虎目盯着他,一笑道:“这种问题我希望你不要在问孤了,孤也只说这最后一遍,我要的是这个天下,要的是开疆扩土,要的是这个战国只有我一个王!要的是匈奴臣服在孤的脚下!尔!清楚了吗?”

曹操看着上方的韩毅,半响会过神来:“臣必助大王一臂之力!万死不辞!”

“叮,曹操忠奸属性发生变化,为忠君,此技能增加曹操武力值2点,统帅1点,政治加1!”

“叮,同时曹操枭雄属性作废,”

“叮,特别提醒,曹操只臣服于宿主一人,如若宿主发生意外,那么曹操有可能会反叛,请宿主做好准备!”

韩毅摸了摸胡子,心中喃喃自语道:“搞了半天这曹操还是一个二五仔!不过也没有关系了,以韩毅的寿命,只要不发生什么意外,熬死这曹操都不是什么难事!”

“叮,曹操当前属性:武力80统帅98智力99政治99!”

身材火辣女孩运动装活力写真

“咝!”韩毅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曹操的四维实在是太华丽了吧,这完是一个才了,除了不让他冲锋陷阵,其他的随随便便都可以轻松的搞定啊,但还是要小心一点啊,毕竟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,以韩毅现在的能力,恐怕有点压不住他啊。

韩毅揉了揉发涨的脑袋,看着曹操道:“刚才斥候的消息也传来了!中山国已经加入战场了!不知道你有何对策啊!”

“大王那宋江既然带来十万兵马,想必也是准备充实,但他人数众多,移动必然缓慢!大王可派一只轻骑前去扰乱,必然可以令宋江寝食难安,然后再去路的途中阻劫,想必到时候宋江即便是到了,也会人困马乏吧!丧了三份锐气”曹操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指着地图点点圈圈。

韩毅目光看向地图,盯着前方的曹操,半响道:“你需要多少兵马!”

”微臣……需要……等等!”曹操仿佛回过神来,盯着韩毅许久,半响看着韩毅道:“大王你愿意让微臣独领一军!”

韩毅从下方拿出一个将令,道:“孤珍藏了数年的宝剑也是是时候见见血,让天下知道你曹孟德的名字了!“

曹操黑色的瞳孔中升起一道道火,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,看向韩毅道:“三万!微臣只有三万!便可咬下宋江身上一块肉来!”

韩毅看着下方曹操,摆了摆手道:“此行去!孤将韩简、石宝、李存孝三人调入你的麾下,待你阻击宋江之后,可去曲池汇合”

曹操看了韩毅一眼,平静道:”大王尽管放心”

韩毅看着曹操,半响道:“孟德!你觉得许褚怎么样啊!”

曹操一听许褚两字,身体也瞬间僵硬了不少,半响道:“此人乃虎士,忠义无双,得之大王之幸也!”

韩毅的眼神先是迷茫了一会,之后有变的异常的冷淡,在他的眼中,已经看不到如何的感情了,半响韩毅挥了挥手,看向曹操道:“没事了!你先下去吧!”

“诺!”曹操也看出了韩毅心情不佳,向着后方殿外退去。

韩毅眉头一皱,一想起在曲池的点点滴滴韩毅心中的杀意是只增不减啊。

“大王又何苦这般啊!”后面的郭嘉将腰间的酒葫芦收了起来,看着韩毅不在似以往那班嘻嘻哈哈了。

韩毅看着郭嘉,脸色依旧是那么的冷酷无情:“奉孝!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!”

郭嘉一听韩毅这话语不对,眉目也是一跳,对于这样的韩毅,郭嘉还是第一次见到,半响连忙赔笑道:“大王!如果微臣说这事无意中听到的,你信不信!”

“你觉得呢!”韩毅依旧是盯着郭嘉,仿佛要将郭嘉吃了一半。

郭嘉也忍不住的收起了自己的笑容,脸色突然变的难堪起来,头上的细汗渐渐的冒出来,看向韩毅咽了咽口水,口吃道:“大………大王………微臣如果说酒喝多了你会信吗?”

“哦!酒喝多了!”韩毅脸色突然一松。

郭嘉仿佛是找到了突破口,随即道:“是是是!酒喝多了!大王就不要和我斤斤计较了!“

“既然如此………”

“罚你禁酒三个月!如有下次…………你这辈子就别想在喝酒了!”韩毅冷哼一声,甩了甩袖子道。

“喝酒……………不是大王!你还是打我吧!这不喝酒实在太难受了!”郭嘉一听韩毅要禁他酒顿时慌了,连忙道。

“四个月…………!”

“不要啊!大王………!”

“五个月…………!”

“大王!你饶了微臣吧!”

“半年…………!”

“停停停!三个月就三个月!”郭嘉也突然发现自己杠不过韩毅,还不如从了算了,要不然到时候自己哭都没有地方了。

韩毅看了一眼郭嘉,随即冷笑了一下,郭嘉一看不由的打了了激灵,口吃道:“大王………你!”

“孤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,怎么可能在收回呢?”韩毅冷笑道。

“半年!”

“大王啊!”郭嘉一听要半年顿时慌了。

韩毅看着如同癞皮狗一般的郭嘉,严肃道:“休要这般,要不然罚你一年!”

郭嘉一听,顿时闭嘴了,但脸色的委屈,是挥之不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