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子臻给他检查了一下,然后说:“没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之后,沈慎之看了眼房间外面看电视正看得入迷的简芷颜,眼神里充满了无奈。

“饿吗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段子臻问。

沈慎之摇头。

他不怎么饿。

段子臻看了眼简芷颜的方向,“可你不饿,也会有人饿啊。”

沈慎之淡淡的说,“饿一下也好,她要是饿了,就不会再跟我争吵了。”

“我是没关系啊,只要你舍得。”

这次,沈慎之没有再说话。

段子臻撇唇,他就知道他一定舍不得。

“芷芷,吃饭了,想吃什么?”

清纯衬衫美女黑直长发拂面优美写真

“在这里吃?”

“嗯哼,你不想在这里吃?你老公还病着呢。”

“既然病了,不是更应该出去吃吗?出去透透气也好,在这里这么狭隘的空间闷一整天显得人都没什么精神。”

段子臻挑眉,“可你老公想在这里吃,我也没办法啊,要不,这话你跟你老公说?”

简芷颜不看沈慎之一眼,不说话了。

段子臻看向沈慎之,似乎,问他怎么想的。

沈慎之似乎也是真的生气了,淡淡说:“叫人送上来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芷芷想吃什么?”段子臻问。

“烤鱼。”

“茜白呢?”

“都可以。”

餐送上来之后,一行人到落地窗上那边的桌子去坐下。

那桌子不算大,摆了七八个菜,显得异常的拥挤。

因为外面风大雨大的,没有开窗,简芷颜点的烤鱼的香味,弥漫了整个大厅。

沈慎之皱了皱眉。

他感冒了,鼻子有些不舒服,闻着这么刺激性的味道,有点不适。

简芷颜见状,像是关心的说:“要不,你们在这里吃吧,我到茶几去吃就好。”

“坐下。”沈慎之冷淡的说。

简芷颜咬唇,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就低着头用餐了。

"大概晚上的时候,飞机就能到了,记得收拾好行李。"

“嗯。”苏茜白笑了下。

简芷颜不哼声。

“不过,现在风还这么大,急着回去,能安吗?”片刻后,苏茜白又问沈慎之。

“不会有事。”

“一定要回去这么急吗?”

“明天还要上班。”

简芷颜显然也是觉得他这个答案不是答案来着。

除了有时候有急事,他什么时候勤勤奋奋的每天准时去上班了?

而且,她也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回去。

不过,他着急回去和她没有多大关系,“我要上山拿我的东西,不跟你们回去,而且,我的车子也还在山上。”

“你的车子我会叫人送回去,另外,你的房间,我已经叫人退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简芷颜很讨厌谈他的自作主张,可他又懒得跟他吵,想了想,还是算了,不跟他吵了,省得浪费自己的力气。

她也没什么胃口,还没吃多少,就不吃了,到沙发那边去看电视了。

沈慎之看了她一眼,也不管她了。

苏茜白看了眼那边的简芷颜,笑道:“小颜看着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“是被人惯得像个小孩吧?任性。”段子臻笑着回答。

苏茜白笑容一顿,看了眼沈慎之,“这倒是,慎之对小颜,也真的是好。”

沈慎之病还没完好,她似乎也没有什么食欲,吃了半碗饭就不吃了。

苏茜白有些担心,“怎么不多吃一点?”

“没事。”

沈慎之淡淡的说着,就回去房间拿了本书,看了起来。

在苏茜白和段子臻两人吃好了,想坐下来吃水果的时候,他顿了顿,说:“你们不用回去休息?”

这……

是逐客令?

段子臻挑眉,有这么利用人的吗?

沈慎之看了他一眼。

段子臻撇唇,“好吧,我们先回去休息了,有什么事,记得我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苏茜白也没有说什么,之后,就转身,离开了。

简芷颜看着他们离开,眼看着就剩下他们两人了,简芷颜也不理他,看自己的电视。

沈慎之也没有开口。

只是,过了会儿,简芷颜似乎想到了什么,顿了顿,“我一定要和你回去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既然能叫人将我的车子开回去,也能叫人将炎廷的车子开回去吧?”

沈慎之看书的动作一顿,顿时,薄唇就,抿了起来,“所以呢?你想说什么?”

“如果回去的话,带上炎廷。”

沈慎之不知道在想什么,忽然扔掉了手中的书,“我要是不呢?”

“那我死也不上飞机。”

沈慎之点头,红了眼眶,“简芷颜,你……赢了。”

简芷颜不理他,当他答应了。

她想了下,关掉电视,给陆炎廷发了一条信息获取,问一下他的意思。

陆炎廷回复:“我还是自己回去吧,请一天假而已,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他一个人在这边,她其实有点不放心的。

“确定。”

陆炎廷是不想和沈慎之有太深的接触,他也是真的觉得,要是他真的和简芷颜接触太多,沈慎之怕是真的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。

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简芷颜只好回复:“好吧,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聊完了?”

沈慎之瞥了眼过来,眼神冰冷。

简芷颜淡淡的说:“他不跟我们回去了,这下,你总可以放心了吧?”

沈慎之沉默,不答。

之后,他们两人都没有再开口。

一直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,沈慎之接到了电话,说直升机已经到了。

他们吃了晚饭,就去坐飞机了。

在走出酒店前,沈慎之叫人送来了风衣,帮简芷颜穿上,简芷颜推开他,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整理好行李,简芷颜皱眉:“风这么大,真的要回去?”

“对。”

听他这么说,简芷颜皱了眉头,可也没再说什么。

雨水还下得很大,走出了酒店之后,沈慎之忽然强硬的进她背了起来。

“我不用你背,快放我下来!”他在他的背上挣扎。

“芷芷别闹,路上积水太深了。”他皱眉。

段子臻笑,将沈慎之没有说出来的后半截话,都说了出来:“是啊,水这么深,水流又急,谁知道水的下面有什么扎人的东西?芷芷,你还好好放让慎之背着你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