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贾守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哈哈笑道:“是不是得了失心疯?跟这么一个区区的七品官斗,本公子会认怂?”

白一弦一本正经点了点头,说道:“说不定有这个可能。就说,要是认怂了怎么办。”

贾守义说道:“本公子若是认怂,我就跟姓。”

白一弦摇摇头,说道:“不行。”

贾守义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白一弦说道:“我怕爹不答应。”

“!”贾守义被白一弦气个半死,说道:“本公子绝对不会认怂,所以不用管我爹答不答应。”

白一弦撇撇嘴,说道:“我爹估计能答应,但爹不一定能答应。”

贾守义怒道:“不能跟姓,那我就跟混。”

此时久未说话的公主突然蹦跶了出来,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要不这样,们两个打个赌怎么样?我给们做裁判。”

贾守义一僵,转头苦着脸看着公主,心道这位小姑奶奶跟着掺和啥呀?

文艺范美女温暖午后复古范摄影写真

要真有公主跟着掺和了,他敢弄死白一弦吗?别的不说,光这一条谋害朝廷命官的罪责,他就吃不了兜着走。

到时候可不仅是他,就连他爹,估计都会被政敌趁机弹劾。

公主一掺和,还用打赌吗?他现在就后悔了。

却见公主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,看上去很是兴奋。在宫里呆久了多无聊,天天在里面教训人。

所以比起教训白一弦,看这两人打赌要有趣的多了。

她转头看向白一弦,说道:“叫白一弦?”

白一弦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。”

公主说道:“这样,赌约就是,看贾守义先弄死白一弦,还是先认怂。

白一弦要是输了呢,那就可怜咯,连命都没了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听这位公主说话的口气,就想弄死个人,就跟弄死个阿猫阿狗一样。

好像那不是人命,只是用来打赌玩耍的玩具一般。

“贾守义要是输了的话呢……”她转头看着贾守义,问道:“要跟白一弦姓吗?”

贾守义哀怨的看着公主,心道要是不掺和,我肯定输不了。这么一掺和,我输定了。

他眼睛一闭,说道:“我爹不同意。”

公主点点头,说道:“确实,可是贾大人的嫡子,要是改姓,他确实有可能不同意。”

贾守义拼命的点了点头,公主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要不……我亲自去跟贾大人商量商量?”

贾守义快哭了:这是想让我爹打死我啊?这是要教训白一弦吗?这是要教训我啊。

贾守义说道:“不,不用了,我爹公务繁忙,这种小事,就不用去打扰他了。要不,我要是输了,我就给他点银子算了。”

公主还没说话,白一弦就说道:“不好意思,在下不缺银子,不稀罕。”

贾守义瞪了白一弦一眼,心道小子别嘚瑟,就算有公主掺和,我不好明着弄死,但让这官做不下去,还是轻而易举的。

只要把撤了职,过个一年半载的,公主忘了这件事之后,我再去弄死,结果都一样。

而公主那边听到白一弦不要银子,便对贾守义说道:“喂,人家不要银子,快想别的赌注。

咦,对了,刚才不是说,不跟他姓,就跟他混吗?”

公主兴奋的一拍手,说道:“那这样吧,输了,就跟他混,做他的跟班好了。”

“啊?”贾守义不由目露难色,一副为难的模样,显然是不太愿意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。”

真要让自己跟白一弦混,成为他的跟班,那自己的脸面往哪搁?以后在那班兄弟面前,还能不能抬起头来了?他不得被人给笑话死吗?

公主见状,便威胁的说道:“要么跟他姓,要么跟他混,自己选。不然我就去告诉贾大人。”

贾守义现在真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,说他好好的参加个宴会,坐那吃喝玩乐不好吗?非得过来多管什么闲事?

现在好了,把自己都搭进去了。可话又说回来了,谁能想到会遇到这位小姑奶奶呢?

贾守义不敢违抗公主,只好任命的点点头,说道:“行。”

公主欢喜的一拍手,说道:“嘻嘻,那就这么决定了,我做裁判,现在开始吧。”

“啊?开始?开始啥?”贾守义一脸懵逼。

公主说道:“不是说想弄死他吗?赌注都说好了,而且我是裁判,现在打赌正式开始,履行赌约吧。”

“赌约……”贾守义看着公主:要是想弄死我,就明说呗?

在锦王殿下的封王宴上,让我把白一弦弄死?这是想他死吗?这是想我死啊。

贾守义半点脾气都没了,他看着公主,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,我父亲喊我了,们慢慢聊,告辞,告辞。”

公主说道:“哎,别走啊,走了,打赌的事儿怎么办?敢走,莫不是戏耍本公主不成?”

贾守义看着公主,一副哀求的表情讨饶道:“哎哟,我的小祖宗,您就绕了我吧。

今天可是锦王殿下的封王宴,您让我履行赌约,这不是想我死吗?您要是看我不顺眼,您就明说,打我一顿都成,就别整我了行不?”

公主想了想,说道:“也是哈,皇兄的封王宴,确实不太合适呢。那说,什么时候履行赌约?”

看着公主一副执着的模样,贾守义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那个,公……子,我突然觉得,自己的做法极其错误。

说我一个未曾入仕的普通百姓,怎么能和朝廷命官对抗呢?这种行为非常不好。

若是我燕朝的子民都跟我一样,那还了得?本公子身为二品大员的嫡子,应该以身作则,给广大的燕朝百姓树立一个榜样才行。

教导民众,要爱官,护官,信任他们,敬仰他们。官爱民,民爱官,官民之间,如鱼和水一样融洽。

长此以往,我燕朝毕将繁荣昌盛,盛久不衰。

其实我刚才不过是和白兄开了个玩笑,目的就是想演示一下错误的做法是怎样的。现在演示完了,本公子也该功成身退了。

们慢慢聊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