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事情太过诡异,姚泽思索许久,也不明白为何会如此,又依着巨人演示,连续施展了数遍手印,除了感觉真元流转,别的也没什么异常。

他心中暗自称奇,却没有察觉到,在识海空间中,无尽的海面上,当他施展那些手印时,飘浮在水中的那把紫色小斧竟发出蒙蒙的紫光,只不过这些几乎微不可查,自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。

祭坛表明布满了符文,姚泽看了一会,只觉得杂乱无序,当时自己进来时,就是神识差点被吸干,出口肯定和神识有关,这次他缓慢地放出一缕神识,顺着祭坛缓缓查探,很快就有所感应,眉头却紧皱起来。

当神识扫过那九个巨人时,明显感觉到一丝吞噬之力,难道还要经历之前那种恐怖一幕?

他犹豫许久,最后还是决定冒险一试,总不成一直困在此处。

这次他自然不会贸然让神识一涌而入,而是神识化剑,准备稍有不妥,直接放弃,虽然疼痛难免,总比被吸成白痴要好些。

有了准备后,他也不再犹豫,九道寸许长的虚幻小剑凭空出现,朝着九位巨人疾刺而去,同时双手掐诀,准备随时斩断这些神识。

小剑冲入祭坛,想象中的恐怖吸力并没有出现,九位巨人同时闪烁下,接着发出蒙蒙的光华,祭坛之上凭空生出一个巨大的光柱直冲上空。

光柱中间有个丈许高的门户,不过这门户模糊之极。

他心中一动,又是九道小剑飞出,这次巨大的光柱蓦地变得刺目起来,而中间那个高大门户也跟着清晰起来,里面看不真切,不过已经让他很是惊喜了。

随着左手在身前一点,一个银色小盾就漂浮在身前,随着银光闪烁,小盾化为一片银色光华,朝着身上反卷而去,转眼间,一副银光闪闪的铠甲就出现在身上。

这铠甲把全身都覆盖住,只露出双目,表面银芒耀目,胸口处更有一道白虎虚影游走不定,獠牙毕露,气势惊人。

大气的清新美女

姚泽低头看了看双手,满意地点点头,朝前一步踏出,就进入门户之中。

眼前一片蒙蒙亮光,他还没来及细看,景物一晃,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圆形建筑的外面。

出来了!

他心中一喜,连忙朝四周打量一番,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,相比较进来时的险象环生,离开时竟波澜不惊。

原本消失不见的幽黑岩壁再次出现,他知道那是自己进来时破解的禁制,只要原路返回,自己也就可以离开。

一柱香的时间过后,蓝色身影从岩壁中闪烁而出,耳边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,“啊,你终于出来了!”

姚泽身形一震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过去,只见一道妙曼婀娜的动人倩影正惊喜地望过来,不正是松子还有哪个?

她应该从上镜回来了,难道又专程进来寻找自己?

他心中一阵感动,不过看到对方依旧是魔将后期修为,看来这次上境修炼没有达到目的。

“谢谢,还让你又跑一趟。”姚泽不知道如何表达,只能如此说道。

“谢什么?我不是一直在等你吗?如果你再不出来,错过时间,想离开都不可能!我都快急死了……”松子黛眉微皱,忍不住轻声埋怨道。

“什么?你们……”

姚泽闻言,彻底地怔在那里,和金、尚二人的联系又清晰之极,难道他们都还没有离开?可自己明明被困住了七八年……

“啊,你晋级了!”松子刚想询问他在里面有什么收获,突然尖叫一声,檀口微张,杏目圆瞪,俏脸上全是不可思议。

岩壁前出现了诡异的一幕,两人相互对望着,都是目瞪口呆地望着对方,而从对方眼中,可以清楚地看到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许久,松子率先清醒过来,白嫩晶亮的玉面上飞起两道嫣红,伸手一撩青丝,“看来道友在里面有所奇遇,修为完全恢复了。”

姚泽口中“啊哦”着,下意识地点点头,心中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。

自己被困了七八年时间,可看这情形竟只过了几个月!?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姚道友,我们走吧,还有半个月就要到时间了,如果路上再遇到些波折,真有可能错过时间……”松子见他还在魂不守舍地望着自己,连忙提醒道,只是脸上红云更多,难道他对自己……

“啊,对对!”姚泽这才清醒过来,连忙点头称是。

不过他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……

自己明明在里面困住了七八年,可松子所言,时间才过了七八个月!

难道那处空间可以加速时间!?

世间真有这等逆天的宝物?之前步震天离开之前,曾经提及,有这样两种神秘的家族,战族、巫族,分别掌控着时间、空间秘术,自己已经感受到巫族的空间神奇,难道那处圆形建筑就是战族所留的时间宝物?

如果自己在里面闭关百年,外面岂不是才过去十年?

一直见到了金、尚二人,姚泽的心神依旧激荡不已,等他们二人过来恭敬地见礼,他才完全清醒过来。

此时金、尚二人见到姚泽露出大修士的修为,心中反而认为十分正常,本来他们就清楚了解大人的实力。

只是二人在这战魔冢闭关突破,竟都没有成功,修为依旧停留在魔将中期,不能不说运气太差,据说此处有着五成的晋级几率的。

“没关系的,等我们一起前去上镜,修炼三年,你们肯定会突破后期的。”姚泽也看出二人失望之极,随口安慰道。

“上境?可曼珠沙华……大人,难道……”尚道春先是一怔,接着看到两位大人都微笑着点头,一时间脸上露出狂喜。

一旁的金勇安也是又惊又喜,两人进来之后,一门心思就来到这战魔冢,什么也没有做,没想到竟会躺着有了前往上镜的机会。

两人心中充满了感激,遇到姚大人之后,际遇竟发生了如此巨变!

此时战魔冢中留下的修士已经没有几位了,四人飞行在陨灵园中,一路上竟没有遇到一个魂修,顺着冥冥之中的那道感应,再过两天就可以看到出口,只是姚泽的脸色突然有些阴沉。

“姚道友,有什么发现?”一旁的松子心中一动,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
“有人想做不劳而获的买卖……”姚泽冷笑一声,示意她朝前看。

松子疑惑地放出神识,俏脸突然一变,身形一顿,竟停了下来。金、尚二人也有所察觉,脸色也跟着大变起来。

前方数百里外,四位大修士站在半空中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,在这陨灵园中,会有什么值得等待的?肯定是准备抢夺曼珠沙华!

如果只有两位大修士,实力自然差不多,就是面对三位,众人也有自保之力,可对方是四位大修士联手……

金、尚二人面色有些苍白,这等打斗不是玄都紫府可比,而且中期魔将根本就可以忽略。

“两位大人,要不我们绕开,时间应该还来得及。”金勇安低声说道。

松子脸上此时已经带起丝纱,转头望了姚泽一眼,美眸中露出犹豫,如果绕开,至少要多飞两天,如果再遇到一些情况,想要再及时赶到出口,就有些困难了。

“怕什么?要知道我们当初联手,不是没有灭杀过大修士!”姚泽微微一笑,身形不疾不徐地前行着。

松子闻言,怔了片刻,很快恍然,当初姚泽只是魔将初期,四人在玄都紫府中联手就可以灭杀两位后期大修士,现在他已经恢复了实力,就是面对四位大修士,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!

金、尚二人心中忐忑,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两位大人一路朝前。

数百里的距离很快就到了,四位大修士早已察觉到几人的行踪,原本他们还准备追踪一番的,没想到对方竟直接飞了过来,难道他们没有什么收获,还是以为自己会放过他们?

十丈左右,姚泽停下身形,面无表情地望过去,而松子他们站在身后,明显以他为首,几道目光同时落了过来。

“一个人两株曼珠沙华,拿出就可以过去。”其中一位身着青衫的无须老者冷然说道,简单直白。

众人都没有接话,不过也没有谁拿出什么,现场一片死寂。

过了片刻,对面一位脸色有些白皙,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冷哼一声,“别和他们废话了,看来是急着投胎的,就成全他们吧。”

男子说完,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,一块四方四正的青色宝物就挂着风声狠狠砸来。

这宝物刚飞到半空,就青芒闪烁,迎风暴涨,瞬间就化为一块数丈许大小的青色巨石,带着凌厉风声,朝着众人一拍而落。

与此同时,那书生男子也在丈许外显出身形,面带冷笑地右手一抬,一把灰色长矛从手中激射而出,激起空中尖鸣之声,抢先一步射到姚泽面门前。

此人竟没有丝毫迟疑,直接出手,而且一上来就同时祭出两件宝物,声势极为惊人。

松子美眸一缩,这等攻击连自己都无法硬接,只能想法先避开再说,而金、尚二人更是面色如土,青色巨石还没落下,就被其上散发的凌厉气息压迫的无法站立!

(第二更到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