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。”简芷颜这么说倒也合情合理,“什么时候叫人来面试?”

“最好是这两天,这两天我都有空,到时候看看应聘者简历的投递情况,尽量在这两天内安排人来面试。”

“是。”

林婉然出去之后,简芷颜笑容一顿,立即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“怎么了?”电话那边,响起了龚无锡的声音。

简芷颜嘿嘿的笑了下,“就是,我就是想请你帮我个忙而已。”

“什么忙?”

“我想请个副总来公司帮我打理公司的事务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简芷颜笑眯眯的说:“所以,我想问你这两天有没有空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……你这两天就多跑两趟我公司,帮我挑人?你知道我,我不太懂看人。”

短发清纯美女私房写真眼神忧郁

副总这个位置的人选至关重要,如果以后,她要是经常不在家,很多事都不能处理,都靠这个副总来处理了。

也就是说,以后她这间公司基本上都是由那个副总来管理的了。

她现在觉得,什么办法都没有比她能花大把的时间出去旅游能远离沈慎之,让她觉得轻松自在了。

“好。”说着,他顿了顿,“之前,沈慎之是你公司的副总?”

说起沈慎之,简芷颜撇了撇唇,“嗯。”

“他现在不做了?”

“不是。”简芷颜垂眸,笑容淡了几分,“是我想另找他人。”

龚无锡愣了下,“你说得对,这方面上,是我想得不够周。”

“我也是忽然想到的。”

如果想要在她和他的关系中抽身出来的话,慢慢的减少他们之间的接触,减少相处时间,才能做到。

而且,找副总帮她打理公司这件事她其实很早就想这么做了,是沈慎之一直都不肯她找个人回来。

所以,才会一直耽搁下来。

龚无锡自然也知道他简芷颜想做什么,所以,他也没有多问这个了。

只是,片刻后,他忽然问:“沈慎之又出差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这次出差是为了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我没有问。”

“那他去哪里出差?”

“……曼城。”

想到这,她苦笑看下,“对了,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?”

“我的人现,他最近安排在我身边的人,增多了。”

“难道……他是现了什么?起疑了?”

“也许吧。”

“那,怎么办?”

“现在我是该查的就查,不能让他现不对劲。”

“嗯,你小心点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说完,简芷颜就挂了电话,继续忙碌去了。

招聘信息在网站上布不久,就有不少人投简历了。

在下午的时候,简芷颜又拨了个电话过给龚无锡,问他什么时候有空。

确定了龚无锡在哪个时间段有空之后,她吩咐林婉然,“通知那些人应聘者,让他们明天下午过来面试。”

“是。”

忙碌了一天,在下班的时候,沈慎之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简芷颜便开车边接电话。

刚接起,沈慎之就问:“中午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?”

“有点忙。”她是故意不给他打电话的,既然要拉开距离,自然得一步步的,开始了。

“以后,就算忙也记得给我打电话,不然,我在外面,不放心。”

简芷颜不以为然的说:“我在这里土生土长的,也没有什么人敢动我,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沈慎之顿了下,转移了话题,“现在准备回家?”

“嗯,在路上呢,现在正开着车,不方便聊电话,我们迟些有空再聊?”

“芷芷。”他没有回应她,却说:“芷芷,你怎么不问问我在干什么?”

她的话不算多,也不算少。听起来,并无异状。

可能是因为本该她中午给他带电话她却没有打,所以,让他心里不舒服了吧,所以,他最近,心里总是容易变得不安稳。

简芷颜攥紧了方向盘,懊恼的皱了眉头。

也对,她怎么忘记这一点了。

想到这,她撇唇,“你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吃饭了,你还能在干什么?”

沈慎之笑了下,“确实。”

“后天就回来了?”

“嗯。”他笑了下,芷芷有没有想我?想我的话,我早点回来?

简芷颜忙讪笑下,“可是,你工作要紧啊,你现在在工作,就得以工作为重啊。”

沈慎之淡笑,似乎还想说点什么,而这个时候,严胥走了进来,他顿了下,只好说:“芷芷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

放下电话,沈慎之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殷正横现在,正在查苏家。”

“现在?”

“对。”

“查多久了?”

“不确定。”

“叫人密切留意殷正横的一举一动。”

“可是,您难道现在就不担心殷正横会现什么了?”

说到这个的时候,严胥都不禁暗暗的佩服殷正横的敏锐。

他们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,可他却一声不响的,查到他们的头上来了。

可见,此人,不简单,而且……

行事风格,也和眼前的人相差无几。

想到这,他看了眼沈慎之。

沈慎之冷淡的说:“既然他多疑的开始叫人暗中查苏家了,也就说明,再过不久没殷正横会知道得更多。”

“所以,您的意思是,我们的身份,已经不用隐藏了?”

“不是不用,是隐藏不了。”

既然隐瞒不理,以后他公司或许,只能摊开来摊到众人的面前来了。

过中秋节沈慎之不在家,简芷颜还是得回去老宅一趟,和家里的人一起过中秋节的。

不然,现在她弟弟在部队没空回来,她那大哥也不会回来,要是她不回去,家里过节也会显得很冷清了。

“慎之又去出差了啊?”见不到沈慎之,简母叹气。

“是啊,他忙嘛。”

说着,看了眼简老爷子,简老爷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手,“慎之忙你就体谅他一下。”

简芷颜笑着说,“爷爷,您放心吧,我会体谅他的。”

因为简裔云不在,这个中秋节过得比较冷清。

中秋节当晚,因为家里没有同龄人,简芷颜倒是挺无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