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第二天一早,苏奎一大早就乘坐马车返回了五莲县。而言风和捡子吃过饭就出门了,去调查白一弦交代他们的事情。

白一弦在家中,拿着从烟萝处得来的那份名单,结合烟萝之前的介绍,不断的思索。

此时常夫子的书童,却再次找上了门。白一弦以为是交代他准备文远学院入学的事情,谁知那书童却交给了他一张请帖。

原来三天后是入学时间,而十天之后,则是杭州府知府的六十岁生辰,六十岁在古代,就可以算得上是大寿了。

所以,杭州府的大大小小官员,都会去给知府贺寿。

常夫子在知府手下任职,自然也要去。除了这些官员之外,杭州府有头有脸的估计都会过去。

这对于一些才子来说,是一个露脸的机会,所以常夫子特意准备带着文远学院几个比较出色的学生过去露露脸,混个脸熟,这其实也是在栽培他们。

学生们之中,出色的不少,不过有一些是官员之子,本身就可以过去的。所以常夫子带去的,大都是些寒门学子。

而白一弦虽然不算寒门,但知府生辰这种事,他是没资格过去的。由于常夫子十分喜欢白一弦,所以便将其中一个名额给了他。

知府生辰?这种聚会,其实白一弦并不喜欢参加。或许是因为前世身为销售精英的时候,参加多了这样的宴会。

不外乎就是准备礼物,去拍拍马屁,所以今世的白一弦,有些厌倦这样的宴会。

清纯女孩午后咖啡厅的唯美写真

只是他以后是要做官的,想必这种场合不会少。

白一弦接过帖子,笑着说道:“多谢夫子。”

书童笑着点点头,又说道:“夫子说了,去了之后不必发怵,尽量放松一些,多结交些人,对公子没有坏处。

哦,对了,夫子还说了,们都是学子,所以不必特意准备什么礼物,只需要写一首祝寿的诗词便可以了。”

之所以提前这么久就告诉白一弦,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提前准备一下贺寿的诗词。

不用准备礼物?本来白一弦还想着,要送给知府礼物,太贵了不舍得,也买不起,太便宜了拿不出手。这倒不错,省钱了。

写诗词多简单呀,随便搜一首写出来就是了。

白一弦笑道:“替我多谢夫子的栽培,白一弦日后必然报答。”人家不遗余力的栽培自己,事事都想着自己,不表示表示怎么行?

那书童笑道:“白公子不必客气,我们家夫子说了,他栽培,不是图的报答。我们夫子就是爱才,他说是有大才之人。

日后若是为官,造福一方百姓,就是对他最大的报答。”

一番话,说的白一弦是肃然起敬。这个时候,还是有不少纯臣的,常夫子就是这样的人。他是文人,这么大年纪,又为官多年,还保有文人那一身的傲骨,当真非常值得敬佩。

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,由于白一弦出其不意的调查,所以一个接一个的线索源源不断的传了回来。

白一弦调查的,是他刚认识贺礼的那一天,出现在贺礼身边的那些人。以及在与贺礼后续的接触中,同样出现在他身边的人。

那幕后主使确实非常谨慎,他安排任务的时候,从来不跟这些人说缘由,只下简单的命令。

比方说,他交代曹华等人,们去讨好贺礼。或者是,们想办法制造贺礼与白一弦的冲突。

而且,同样的人,他绝对不会使用第二次。杭州才子这么多,贺礼身边出现不同的才子太平常了,所以,他自信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些细节。

也也是因为如此,他的一些下属,即使按照那幕后主使的吩咐做了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就例如曹华等人,直到现在也不明白,当初那人交代他们干这些,是为了什么。

他们私下以为,可能是主子看白一弦跟贺礼不顺眼,又或者是嫉妒这两人的才华,所以要挑起他们之间的战斗罢了。

不过,他们也不需要知道原因。只要白一弦知道,当初确实是有人指使了他们就可以了。

而这个指使他们的人,不出意外,就是白一弦要找的人。

那幕后主使恐怕做梦都没想到,他已经如此小心谨慎,居然还是被白一弦找到了这么多线索。

其实若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去查,还真不一定能查出来。主要是白一弦另辟蹊径,才有了意外收获。

捡子被河叔培养过,对此道比较精通,加上言风功夫高深,两人配合之下,调查起来的速度非常快。

白一弦根据得到的线索,又不断的下达指令,让言风和捡子按照他的思路去调查。

很快,那背后指使曹华的人,就浮出了水面。

这个人,果然果然是个官二代,而且,他就是锦儿

最常接触的三人中的一个。不出意外,那锦儿应该也是他的人。

听到这个人的名字,白一弦不由微微一笑:还是个熟人呢。

宋达民。白一弦想起之前在望江楼与文浩发生冲突的时候,这个宋达民就在场。当时明面上看,他是在帮白一弦说话。

可字字句句之间,都是在挑拨那文浩对付他。若不是他还有点心眼,恐怕当时被宋达民给悄悄陷害了还得谢谢他呢。

宋达民的爹是正六品,在杭州城也算的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。

那次和文浩冲突的时候,也是白一弦第一次见到宋达民。那时候白一弦感觉到宋达民在针对他,就觉得有些奇怪。

他们两人是第一次见面,为何宋达民要针对他。后来更是设下毒计,不惜杀人也要害他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。

不过,既然查出来了这个幕后主使,那不管对方对他有什么仇恨,又或者是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,白一弦都不会给他第二次对自己出手的机会。

只是,该怎么做呢?白一弦坐在椅子上,静静地思索。

他不像宋达民,是个官二代,有很多人可以利用。所以,很多事情,他只能亲力亲为。

如此一来,想要对付宋达民,那自己就必须要接触他。只不过,他绝对不能主动接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