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文丽的愤怒可想而知,但是钟向阳担心的却是谭雨蝶会不会被报复,既然霍光辉都能得到消息逃走,那到底是谁举报了他,他也一样能查出来,那谭雨蝶怎么办?

“跑了?跑哪去了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不知道,现在还在查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这事又不是他一个人操作的,凡事参与这事的人一个都跑不掉”。铁文丽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钟向阳很是郁闷,心里对纪委的人腹诽了多少遍,但是那有什么用呢?

但是这件事的结果就是要找到霍光辉,可是在找不到霍光辉之前,卫健局得有人掌舵吧,所以,此时姜辉和齐丽红在度假村的露台上看着远处,站了一会有些冷,这两人又回到了屋内。

“结果不好,会不会还能回来?”姜辉问道。

“怎么可能,那些证据都在纪委的手里呢,除非是有大领导压下来说,这个人不许查,就这么滴了,不然纪委肯定不会饶了他,这个时候找不到,那就说明问题了,怕了”。齐丽红说道。

“所以,这事我有机会?”姜辉问道。

“何止是机会啊,你一定要创造奇迹,估计局里现在有人都快打起来了吧,霍光辉在局里不得人心,所以原来你们那几个副局长都在想着这事呢,但是这事不是每个人想想就能成的,对吧,你联系你那个亲戚了吗?”齐丽红问道。

“联系了,但是让我等消息,等等吧,我这点事太小了,人家都不稀的去张这个嘴,这事只要是张嘴,那就是人情,他觉得为了这么点事去张嘴,实在是有些掉价”。姜辉说道。

“这事掉价,那什么事不掉价,对他来说掉价,但是对你来说那就是天大的事啊”。齐丽红说道。

“我知道,可是这事不得慢慢来嘛,其实我不想来找他,我老公去学习了,不在家,你要是不陪我来,我是肯定不会来的,这个人虽然是远房的亲戚,但是每次看人都让人不舒服,看人的样子感觉色眯眯的”。姜辉说道。

脸上有涡梨清新小女生爱复古文艺写真系列

“啊?还有这事,不要钱吗,好色?”齐丽红笑问道。

“这我哪知道,反正我对这个人的印象不是那么好,所以,上次这个副局长当上之后,我就发誓再也不来找他了,那种被人上下打量审视的感觉真是一点都不好,所以,你和我说了这事的时候,我一点都没觉得有多兴奋”。姜辉说道。

“没事,我陪你呢,还能出啥事,你暗示一下他,花钱可以,但是卖身不行,我们宁肯不要这个位置,也不能干那事,这种事,有了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,以后就没完了”。齐丽红说道。

姜辉看她一眼,问道:“听起来你很有经验啊,经历过?”

“哎哎,过分了,我在这里跟你出主意呢,你瞎想啥呢?”齐丽红白了她一眼说道。

桃花镇度假村的酒店房间里,霍光辉惶惶不可终日,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,立刻就离开了卫健局,打了车就出了城,换了两次车之后,终于到了这里,他在这里惴惴不安的走动着,等待着他期待的人来。

裘媛走了进来,坐在了椅子上,霍光辉一看是她,问道:“羊县长什么时候来?”

“现在是白天,你看看外面,这么大天白亮的,他能来吗?来了也不会见你,我的意思是,你藏在我这里没用,趁着还没通缉你,你最好是去找个地方躲起来,我这里人来人往的,能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吗?”裘媛问道。

“现在只有羊县长能救我了,我得见他一面才能安心走,我可以出去躲一躲,但是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呢?”霍光辉问道。

“你现在问我,我哪知道,你先跑出去,别在县里藏着了,这里都不安,你哪怕是去市里都比这里强,你说呢,你先藏起来,能让家里人去找人找关系救你”。裘媛说道。

“可是我还是想见羊县长一面,有些话我还得和他说说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了,他说暂时不会见你……”

“我不信……”

裘媛无奈,当着他的面打给了羊良平。

“喂,他不信,你和他说几句吧,赖在我这里不走,回头让纪委的人知道了来这里堵你,这里四周都是山,我看你往哪跑?”裘媛说着,看向了霍光辉。

羊良平在电话里说道:“霍光辉,你先出去躲躲吧,等到合适的时候我把你叫回来,这事是你前妻举报的,钟向阳也参与这事了,你前妻和钟向阳最近走的很近,过段时间这事没这么紧了你回来查查他们俩啥关系”。

霍光辉的头一下子就炸了,他没想到背后捅刀子的是自己的前妻,这还不算,居然还找了帮手了,这事听起来还真是不一般啊。

“我一定宰了这对狗男女”。霍光辉发狠道。

羊良平没说几句就挂了,还是裘媛的手机打给他的,所以,羊良平那里是查不到和霍光辉联系过的。

裘媛挂了电话,看向霍光辉,说道:“钟向阳这个人的手段很高明,你小心点,别折在人家手里,不过你也没什么可愤怒的,你和你前妻都离婚了,你还能不让你前妻找其他的男人吗,再说了钟向阳长的又高又帅,哪个女人看了不动心,你前妻和他搅和在一起也是正常,这有啥不正常的?”

有的人劝人是真的在劝,有的人劝人那是真的在火上浇油,裘媛就是后者。

她的话看起来好像是在劝霍光辉,可是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说,你老婆被人睡了,你还能咋滴,你就忍了吧,所以这个时候霍光辉火冒三丈是正常的。

“哎哎,我告诉你,你现在还是听羊县长的,先出去躲躲,等到这事凉一凉你再回来也不晚,我这里人来人往,确实是不安,你明白吧?”裘媛问道。

“我知道,我这就走,谭雨蝶,钟向阳,这两个混蛋,我不会饶了他们”。霍光辉嘟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