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泽摸了摸鼻子,自己如何进来,自然无需向对方解释什么,只不过一个双角族的先祖,竟堂而皇之地夺舍一位后人,却让他感到诧异了。

“既然是大人静修之地,我们就告退了。”他稍微点头示意下,就准备离开。

此时云雷余更不愿多逗留一刻的,连忙跟着朝出口行去。

“主人,此人有头魔龙宠兽!不然小的也不会主动暴露这里的……”那头消失的血猴竟突然冒了出来,跳在了对方的肩上,口中“吱吱”地叫个不停。

“哦,魔龙?真正的魔龙肯定是不存在的,或者是魔龙血脉的魔兽吧……没有老夫同意,想离开这里绝无可能,先把那魔兽拿出来看看吧。”冬临神情一动,笑眯眯的望过来,双臂一阵模糊,下一刻竟变得光洁如新,连丝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
对方这看似随意的一手却让姚泽看的瞳孔一缩,此人到底什么修为?难道已经达到以体驭法的境界?那岂不是圣祖修为!?

他自己都被这想法吓了一跳,不过很快就直接否定了,如果真的面对一位圣祖,吹口气,云雷余也早已灰飞烟灭,哪里还能坚持到现在!

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,冬临一咧嘴,露出森然的利齿,傲然地笑道:“小辈,老夫的手段岂是你等可以猜测的?云起!雷来!”

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,这片空间顿时凭空响起一声霹雳,接着狂风大作,无数乌云滚滚而至。

几乎是呼吸间,这片空间就充斥着“轰隆隆”的雷鸣声,而一道道电弧在乌云中若隐若现,简直就似世界末日般。

如此手段彻底地把姚泽二人震撼住了。

呼风!唤雷!

清纯傻女细数你眼中的情意

这等神通早已超出他们的想象,如此简直就是可以操纵天道一般……

阵阵雷电虽然没有轰在身上,可落在耳中,两人都感觉到一阵神情恍惚,姚泽深呼了口气,“混元培神诀”自动运转,稍一恍惚就清醒过来,不过对眼前一幕也震惊不已。

本体因为拥有雷之灵的缘故,可以吞噬雷电,可像这般操纵雷电却是绝无可能的,不过这些真是雷电吗?

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念头,自己算是对雷电极为熟悉了,右手抬起,就想抓起一道雷电,脸色却蓦地一变,五指朝着面前虚空闪电般抓落。

滚滚乌云布满了空间,五指带动着“嗤嗤”的破空声,瞬间就探进了乌云中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隐约带着一声轻“咦”。

下一刻,空间蓦地一颤,乌云翻滚着散去,随即道道雷电也无声无息地湮灭了,几乎是呼吸间,这片天空再次恢复了明亮模样,而云雷余也清醒过来。

“他……”看着远处的冬临此时的模样,云雷余一下子怔在那里。

原本血肉模糊的双臂依旧如此,光洁如新竟只是个幻觉,此时脑袋低垂,似乎睡着一样,而半空中一团漆黑云雾正不住变幻着形态,一张脸盆似的大脸充满了惊疑。

“呵呵,大人费心了,竟可以模拟出雷电来,眼下模样应该就是苟延残喘无数年的残魂吧?”姚泽眉头一挑,冷笑着道。

不过心中也暗叫“侥幸”之极,如果不是自己神识强大,“混元培神诀”自动运转护主,还真的无法阻止对方靠近!

夺舍!

对方费尽心思,就是想让自己神情恍惚下,顺利夺舍!

云雷余终于也醒悟过来,脸色苍白无血,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,如果是自己面对,绝无幸免可能!

“你很特别,不过遇到了老夫,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……”

那张大脸狞笑着,隐匿在黑雾中,下一刻,那黑雾一阵剧烈翻滚,竟不住膨胀起来,转眼就化为一缕缕黑烟,在空间中上下飞舞,朝着姚泽狂涌而至。

此人竟如此狡猾,那缕残魂隐匿在这数不清的黑烟中,意图依旧是想靠近夺舍。

姚泽见此一幕,嘴角上扬,就这么一道残魂,还妄想夺舍自己,就是全盛状态也不见得可以得手,不过他也不会真的去验证什么,冷哼一声,二话不说地一张口,一团火球就从口中喷出。

这火球在空中一闪,就蓦地狂涨起来,随着一道悠然龙吟声,转眼就化为一头数丈长的巨大生灵。

“龙!真的龙!”一道难以置信的尖叫声在空间中回荡,那些黑雾翻腾着朝远处遁去,而一旁的云雷余却早已看的傻了眼。

这生灵竟真的有传说中龙的模样!还是头火龙!周身火焰缭绕,五张巨爪张开,丈许长的龙须摆动,巨口中的獠牙根根如立柱一般,阵阵威严的气息弥漫开来,让人难以呼吸。

似乎被那些逃跑的黑雾惹闹了,火龙巨尾随意一摆,巨口中一团火焰“呼”的下喷出,瞬间就充斥了这片空间,吓的云雷余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。

那些火焰竟似有生命一般,直接从他身边绕过,而原本在空中不住飞舞的黑烟刚一靠近火焰,就直接诡异地一闪,就溃散开来。

几乎是呼吸间,四周的黑烟就湮灭了大半,而一道凄厉的惨呼声响起,“小友,快住手!这些都是误会……”

云雷余这才松了口气,心有余悸地朝火龙望去,这才发现火龙的身躯虽然庞大,可虚幻之极,在升腾的火焰中,若隐若现,不过对这传说中的生灵充满了敬畏。

“小友,你能够进入陵园,肯定和四族之人有些渊源,我是双角族的先祖,如果我受到了伤害,以后你怎么去面对他们……”那声音已经充满了惶恐。

姚泽的目光根本没有一丝闪动,这些残魂虽然无孔不入,还存在了不知道多久,可在火龙面前,根本无法碰触。

火焰看起来没什么威力,可那些黑烟刚稍有接触,就直接化为乌有,难怪那位存在的上古人物惊骇欲绝。

眼见着黑烟越来越少,那道残魂再无处躲藏,黑光一闪,那团黑烟径直没入冬临的头顶。

可那些火焰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,“呼”的一下,直接把对方包裹起来,顿时空间中响起凄厉的惨呼声。

云雷余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不过偷偷看了大人一眼,什么也没有说。

数个呼吸过后,这片空间恢复了平静,地上凭空多出一堆灰烬而已。火龙身躯一闪,再次化为一团火球,冲进了口中,不见踪迹,至于那头血色魔猿早已消融散解。

空间中有座圆形建筑,四周全是蒙蒙的虚无,姚泽随意打量下四周,轻描淡写地说了声,“走吧。”

转身朝出口行去,而云雷余连忙跟了上去,口中期期艾艾地解释道:“大人,在这里我们得到了两件魔械,都是上品宝物,小人愿意都孝敬给大人……”

“不必,等回去交给家族即可,如果见到丹药,可以先让我看看。”姚泽摆了摆手,不置可否的模样。

云雷余连忙答应下来,大殿中,四通依旧昏迷在地,而两人回头看时,半空中那道门户竟慢慢溃散开来,转眼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姚泽低头看了看,双手探出,不住变幻着手势,道道法诀从指尖飞出,朝着四通狂涌而去。

一旁的云雷余见大人出手施法,一时间激动异常,几乎是肉眼可见,十几个呼吸过后,失去的左腿慢慢重新长出,甚至连上面的腿毛都根根可辨。

“大人,我……”清醒过来的四通感激地红着双目,此人平素大咧咧的,可炼体士失去肢体,在这危险的环境中,连自保都无法做到,只能到家族中,寻找些可以重生肢体的符咒,还要看运气如何,可现在大人举手间就给自己医治了。

这次发生的变故,让三人都变得谨慎起来,姚泽稍微辨别下方向,就决定朝着目标直接前进,免得再节外生枝,毕竟时间加起来不过才三天,在那里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困境。

云雷余二人自然不会反对,见识过大人的神通后,心中已然把大人视为天人,在这样危机四伏的地方,跟着大人才会有些保障。

一个时辰过后,这座大殿前再次出现了一群人,其中一位身着青袍的中年男子双手倒背,望着灰色的殿门,双目微眯地,其余众人都没有开口,显然以此人为尊。

过了老大一会,此人才徐徐开口道:“没有暴力,也没有打斗,四周不见法阵痕迹,不过这些脚印还很明显,空间的波动还有残痕,这些都可以是佐证……”

众人都露出恭敬的模样,又见此人围着大殿转了一圈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他们应该离开这里不足两个时辰……这里的法阵禁制似乎也太简单了,如此轻易地被破解开,想来此地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宝物,说不定老夫要失望而回。”

此人一颐指气使的模样,可一同过来的黑狐族、蛇人族诸人,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却没有多说什么,而那位铠甲遮体的侏儒族人名叫鼻甲的,上前一步,谄笑道:“在弓道友眼中,这些自然不算什么,说不定他们破解的时候,会死伤一二个,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弓道友显得很是满意,袍袖一甩,周身化作一道青光,朝着前方激射而走,众人连忙都跟了上去,这座大殿前才彻底安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