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浩挠了挠头,来找人,最起码们先自报一下家门吧?

而且,对方可没有半点“求”的意思,更像是在示威!

下一刻,也不用秦浩去找了,陈苍河主动赶了过来。

俩头魔兽轰碎护宗大阵,深深震撼了整个凤璃宫。

不过很快,高层迅速回过神来。

当即,一道道破空声响起,陈苍河率领内阁十大长老部出动,身影掠过长空,来到现场,警惕万分的望着老太监和冷俊少年。

十大长老如今只剩下了九位!

楚南已经挂了!

这批人是凤璃宫最强的战力,顿时让弟子们安心了不少。

“鄙人是凤璃宫宗主陈苍河,俩位驾驭魔兽在我姜国肆无忌惮的横行,还强行破我大阵,这恐怕不合规矩吧?”

陈苍河目光冷冷道。

姜国弹丸之地,明显不是俩头魔兽的对手,但是姜国的背后有洛水帝国保护。

貌美女子温和如清风图片

“合不合规矩不是说了算的!”

冷俊少年开口,语气高傲,甚至对陈苍河充满了蔑视。

老太监摆摆手:“陈宗主,我们万里迢迢而来心情急切的很,所以希望体谅一下。自然,敢如此横行,是因为我们有足够横行的资本。并且,也经过了洛水帝王的同意。”

老太监的话让弟子们倒吸一口寒气。

连强大的洛水帝国都不敢阻拦俩人,可见,他们的背景强到了极点!

“既然如此,们来我凤璃宫又有何事?”

陈苍河的语气有些消沉。

这便是真正的强者,强到连洛水帝国都点头了,小小的凤璃宫又算得上什么。

“我们来找一个人,确切说,她是宗的弟子,名叫萧晗!”

老太监说道。

当提起“萧晗”名字的时候,神情掩饰不住的开始激动。

“萧晗?”

陈苍河一怔,望向了秦浩。

萧晗是秦浩带到凤璃宫的,莫非她招惹了什么强敌?

这一刻,九位长老也同时看向秦浩的位置。

老太监见状,心头“咯噔”一声。

他的激动消失不见,布满疤痕的面孔扭曲在一起,目光细细的在秦浩身上打量,充满了复杂的味道。

这小子该不会就是萧晗吧?

不可能啊!

从年龄上来看,秦浩确实和萧晗很相似。

但是萧晗应该是个女孩才对?

怎么变成个带丁丁的了。

这绝对不可能!

“们为什么找萧晗?”

秦浩发话问道。

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萧晗自幼在秦府长大,从未踏出过家里半步,没道理结识那么强大的角色。

而且,对方还驾驭着魔兽。

“问话回答便是,废话那么多干什么!”

冷俊少年显得极为不耐烦,甚至一刻也不想在这破烂的凤璃宫待下去。

“如果妈没教什么叫做礼貌,麻烦请把嘴闭上!”

秦浩大声呵斥道。

冷俊少年的态度让人极度反感。

“说什么?再说一次!”

丝丝怒火攀升在冷俊少年的脸上,甚至化为实质,身体挥发起了斑驳的火光。

感受到主人的愤怒,裂焰鹏当即发出一声嘹亮的尖啸,貌似随时会展开扑击。

刹那间,弟子们紧张万分。

“嗯?”老太监冷冷盯了冷俊少年一眼,那眼神立刻驱散了冷俊少年的愤怒,便是扭头和声的向秦浩说道:“小伙子,看得出来,和萧晗的关系很好,她是我们追查的一个很重要的人,麻烦告诉咱家,萧晗的下落!”

“告诉们可以,但我想知道具体原因!”

秦浩承认最近和萧晗闹得很不开心,但并不妨碍他保护对方。

毕竟,若不是萧晗,秦浩不可能重生。

他永远记得曾经有个傻姑娘以身换药,换来一枚保住自己灵识的护心丹。

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她是罪犯的余孽,是死刑犯,哈哈哈……”

尖锐的冷笑声响起,笑声中充满了浓烈的报复腔调味。

登时,一道接一道身影再次落入场中。

为首的是唐府族长唐轩和他的女儿唐菲。

此外,还有二长老唐昆。

以及让人意外的大长老也跟了过来。

大长老是秦浩的亲外公。

这批人直接闯进凤璃宫,来到现场。

陈苍河的眉毛怒挑,脸上的愤怒不言而喻。

老太监和冷俊少年驾驭魔兽侵犯宗门,轰碎了护宗大阵。

如今,连唐府之人也敢无视凤璃宫的威严。

若不是忌惮老太监,陈苍河甚至就想动手了。

“小女唐菲,跪拜公孙管家,见过英武的段公子!”

唐菲来到之后,第一时间迎着魔兽背上的老太监和冷俊少年跪趴在地,模样如同跪拜神明。

包括唐轩和唐昆,简直是五体投地,浑身上下充满了无尽的敬畏之色。

吱呀!

秦浩抓紧拳头,又是唐菲!

“免礼吧!”

老太监随意说道。

“叩谢公孙管家!”

唐菲向老太监重重磕了三个响起,才敢哆嗦着站起身子。

并且望向冷俊少年之时,她眸子含情,倾慕无比。

估计冷俊少年只要一开口,众人毫不怀疑唐菲立马会投怀送抱。

“哈哈,秦浩,这次死定了,敢私收罪犯的余孽,们整个凤璃宫都要跟着完蛋了,那萧晗我要让她不得好死,在她脸上先划上一百刀子再说!”

唐菲对萧晗的很,已经深入骨髓。

她恶毒之余,言语之间高兴的快发疯,她捏着拳头简直是蹦起来,对着秦浩大喊。

她早就想看秦浩倒霉了。

只是没想到,倒霉会来的如此之快。

“罪犯余孽?”

“还是死刑犯?”

不由得,凤璃宫的十大长老面面相觑,眼神交换个不停。

最后,同时望向陈苍河。

陈苍河才是凤璃宫的顶梁柱!

“浩儿,这……”

强烈的危机感,让陈苍河面露苦色。

住在凤璃宫的萧晗居然是死刑犯的余孽,这个罪名可谓滔天至极!

若放在平时,哪怕萧晗得罪的是姜国皇族,陈苍河绝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立刻挺身扛上去。

如今……

无力啊!

能驾驭如此高级的魔兽,甚至连洛水帝王都点头了,可见老太监是绝对不可招惹的存在。

陈苍河身为一宗之主,不得不为宗门考虑。

宗门有数百年的基业,有那么多弟子……

“不用说了,人是我藏的,有什么罪我来背!“

秦浩看出了陈苍河的困境。

如果老太监真要把怒火轰击在凤璃宫身上,秦浩愿意为宗门担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