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袍男子大吃一惊,双目忍不住一闭,心中不妙,没有丝毫迟疑,身形朝后暴退,而一面幽黑盾牌就出现在身前。

不料一股巨力突然从盾牌上传来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盾牌四分五裂,男子惊骇欲绝,知道自己遇到高人,周身黑光大放,一道黑色光幕包裹住全身,同时大口一张,就要吐出什么厉害宝物,身形突然一僵!

一把巨钳般的大手死死地抓住了脖颈,全身真元如同突然被抽光了一般,无影无踪,他只觉得魂飞魄散,刚想大声求饶,耳边传来一声轻叹,“你太贪心了……”

头顶传来一阵巨疼,还没来及惨呼,就直接失去了知觉,如果还有其它修士在一旁,就会看到一幕恐怖的情形。

温尔文雅的青年修士背身站在那里,脑后凭空多出一张可怖的鬼脸,两个窟窿中的鬼火闪烁不定,正慢条斯理地朝着口中塞着什么东西,断去一截的白骨指间露出些红白之物……

如此过了盏茶时间,鬼脸朝下一抓,一个寸许高的小人就双目紧闭地漂浮而出,看其眉目,竟和黑袍男子有些相似,獠牙闪动,两下就把小人吞噬干净,这才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嘴巴,鬼脸也慢慢隐入长发中。

辰韫转动下脑袋,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黑袍男子,微微摇头,脸上露出可惜的神色,右手在身上轻轻一拂,一袭黑袍就罩住了身躯,又拿起那枚金银圆珠,仔细察看了一会,双目又朝左侧望了一会,眼色有些闪烁不定。

很快,他的周身冒出一股灰雾,包裹着身形朝左侧徐徐飞去,这片山谷再次安静下来,除了地上躺着一位黑袍男子……

姚泽吐了口气,站起身形,眼前这座岩壁和之前那个看起来完全一样,神识扫过,脸上的神情突然一滞,嘴角慢慢弯起,“哈哈,这里完全不同……”

此处禁制竟可以用神识查探!如此一来,破解它自然不需要那么辛苦。

当即他毫不客气地神识一涌而入,心中也跟着急速推演起来。不过一个时辰之后,他的脸色又有些难看,这等禁制竟和自己所了解的完全不同,如同好不容易才穿过一条崎岖山路,竟发现前方有十几条胡同,一个个深不可测,通向不同方向,却不知哪个是正确的。

等他逐个走过后,才发现有的是一个死胡同,而更多的却又出现十几个分叉,就似蛛网一般,四处蔓延,杂乱无章。

韩国性感模特清纯诱惑写真

看来这等禁制根本就不是可以轻松破解的,他深吸了口气,开始繁复、枯燥的推演,不停地试验,每一种可能都留下一丝神识。

此时他最感到庆幸的,是自己的神识比一般修士都要强大许多,才可以支撑如此的消耗。

……

半个月后,姚泽站在一处灰蒙蒙的空间中,长舒了一口气,眼底闪过一丝兴奋,前后一共花费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连续破解了六道禁制,每一处都看起来似一座光滑岩壁,可其中机关完全不同,对他而言,如同见识了六种不同的上古禁制,收获倒是丰富。

眼前这个空间除了一个灰色的圆形建筑,其它什么也没有,神识扫过,十几丈外就是空间壁障,一时间他心中大奇,连续六道难以想象的上古禁制,就为了封印这个倒悬的巨钟般建筑?里面难道还另有端倪?

他围着这座圆形建筑走了一圈,竟没有发现进出的入口,更奇怪的是,这座圆形建筑竟看不出何种材料搭建,高足有十几丈,可没有看到一丝缝隙,竟似整个浇筑而成。

姚泽很不甘心,费了如此大的功夫,竟什么也没见到,原本他心中还幻想着有些万年药材、上古宝物之类的,运气好了还有可能得到一瓶可以瞬间恢复实力的灵丹妙药……

圆形建筑的顶端更是怪异,还留着一个指甲大小的圆孔,难道担心里面有人,还会闷死不成?

他站在一旁,有些郁闷地拍了拍圆形建筑,阵阵清鸣声响起,竟似悠扬的钟声,他心中一怔,连忙屈指弹去,“铛……”

“这是……钟!”

如此声音,肯定不是建筑物所有,一时间心中又惊又喜,喜的是,被重重禁制封印的巨钟肯定不是凡物,如果能够带走,肯定是件不低于圣灵宝般的存在。

而惊的是,如此隆重封印,当初那些上古修士却没有拿走,肯定有着一定的原因,说不定还会有些危机藏在其中。

他自然不会被一些想象吓到,确定这是件巨钟,就想办法把它弄走,据为己有!只是无论他推、砸、撬,忙乎半天,根本就无法撼动分毫。

“难道和当初南疆大陆的那朵紫莲一般……”突然他心中一动,连忙放出了神识,紧紧地包裹了整个巨钟,竟慢慢试图沟通起来。

此钟足有十几丈高,四周也有数丈大小,如此神识一直包裹着,也是极为辛苦,好在他最不缺乏的就是毅力。

时间缓缓而过,六天后,巨钟一直没有丝毫反应,而他的脸色却慢慢变得苍白起来。

他又坚持了三天,才不甘地放弃了,望着眼前巨钟,头脑一阵阵发晕,这次神识消耗至少也有两成,心中一阵苦笑,看来这种方法还是不对。

足足休息了两天后,他再次围着巨钟转了起来,目光落在了脚下的地面上,之前注意力全部被巨钟吸引住,竟没有察觉这些地面除了那些灰尘,还有其它异常。

现在自己的脚印过后,里面竟有隐约的图案显露,他连忙袍袖一挥,地面上所有灰尘都凭空消失,口中竟发出了轻“咦”之声。

巨钟四周的地面,全刻满了莫名的符文,这些符文密密麻麻的,和巨钟连成了一体,竟如一个整体的符咒!

难怪自己无法推动,除非自己把这片大地翻转过来……

当即他低头察看这些图案来,上面刻画的大都是些莫名的符号,一时间哪能明白其所留含义?

时间一久,他只觉得有些心浮气躁,忍不住摇头苦笑,看来自己不明白的事太多了,刚想抬头再看看四周,身形竟一个踉跄,差一点跌倒在地!

他心中一惊,连忙展开内视,这才发现发现神识竟不知不觉又损失了一成!

自己什么也没做,只是看了看这些图案,难道……

他的脸色大变,连忙双目紧闭,不敢再随意多看地上一眼,足足一天之后,他才吐了口气,站起身形,心中暗呼侥幸。

看来这种地方看似有些机遇,实则充满了凶险,松子所言,只有圣真人以上的修为才有可能进入,所言应该不虚,如果自己不是无意中觉得心浮气躁,依旧强行观看,说不定会在这里变成白痴!

以自己强悍的神识,都会如此凶险,看来此地不可久留,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自己如何离开?

这片空间四周全是空间壁障,除了这个巨钟,什么也没有,难道只能有进无出?

一时间他有些慌神,这陨灵园之行说好只有一年时光的,自己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么多的曼珠沙华,第一名肯定是没跑了,马上就要去上境修炼,说不定会发现仙界入口,如果真的被困在这里,黎皇铭他们肯定不会等着自己的……

当即他放出神识,搜寻四周以及上方的空间壁障,希望从其中发现些蛛丝马迹,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。

自己竟进入一个空间牢笼中!

没有丝毫痕迹的空间牢笼!

不能慌!他心中暗自警告自己,右手朝前一点,霹雳声响,一道金光朝前激射划过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扶桑雷剑倒卷而回。

想要破开这片空间壁障,肯定不是现在的修为可以做到的。

他心中微动,一个巴掌大小的小乌龟就漂浮在身前,此时太玄正懒洋洋地四肢朝上,显然在识海空间中,正晒着“太阳”。

突然被打扰,太玄有些不高兴,小眼睛闪过一丝亮光,很快又紧紧闭上。

“主人,好久不见,看来你混的不怎么样,修为现在才不过和我一样……”

姚泽只觉得有些无语,不过紧张的心情,倒被这货几句话就放松下来。

“那个,太玄,你看看这片空间什么情况?生机在何处?”他耐着性子,陪着笑脸。

可这头小乌龟早就不是当初在朱雀府中,什么都不懂,在神识空间中,结识了众多生灵,早就奸诈异常,对几粒丹药,根本就不予理会。

姚泽暗自着急,把那几株难得的千年药材都拿了出来,这货依旧老神在在的模样,似乎已经睡着。

“万年药材不知道有谁会喜欢……”他轻声自语一声。

似乎听到一声惊雷,太玄激灵地翻过身,小眼睛四处瞄着,口中不住嚷着:“万年药材?现在还有万年药材?”

“这片空间有了出路,自然会有万年药材!”姚泽回答的毫不含糊。

此时太玄才认真地打量了四周,口中轻“咦”了一声,“九死无生?不对,还有丝生机,不过这生机流逝地太快了……”

姚泽不知道它嘀咕什么,不过对它却信心十足,上古太玄可不是随口说说的,开天辟地所诞生的宠儿!

终于,太玄小眼睛乱转着,脑袋冲着某个方向轻点,“那边吧……应该是吧……要不你找找看……”

(明天开始,恢复每天两更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