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眠懵了,“我做什么惹你生气的事了?”

他目光如炬:“今天是我生日。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黎越铠似笑非笑,“你知道?所以呢?”

“所以我给你买了生日蛋糕,因为你说了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过,所以我没买多大——”

他恨得牙痒痒,推开了她,质问道:“那你怎么不知道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?”

董眠更懵了,“我……我说了啊。”

黎越铠眯眸,“什么时候?”

“就今天凌晨的时候,因为凌晨的时候大家已经睡了,我不能吵到宿舍的人,就给你发信息了,你没收到吗?”

他一顿,“没有。”

董眠急了,“不可能啊,我明明发了的。”

说着,拿了他的手机过来翻了翻,果然没翻到她发过来的信息。

混血美女校花清纯白皙格子裙唯美可爱丝袜写真图片

她呆了,“我——”

黎越铠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,冰冷了一天的心终于回暖,拿来了她的手机看了眼,最后无语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俊美的脸庞。

董眠一愣,把手机拿了过来,见到她编写的信息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红色的叹号——

董眠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本能的退出了黎越铠的怀抱,惴惴不安的垂着脑袋:“我……以为发出去了的。”

搞了半天,原来是她信息因信号不好没发出去。

黎越铠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“你以为?你就不会检查检查?而且我没回复你你怎么也不问问我?”

“我等了一会,没听到来提示声就睡着了。”

黎越铠已经没力气生气了。

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傻瓜呢?

董眠知道黎越铠生气了,“越铠,我知错了,有重要的事以后我一定亲自给你打电话,好吗?你不要再生气了。”

黎越铠还没说话,董眠肚子就咕噜的叫了一声。

董眠脸上窘迫,垂了脑袋。

黎越铠一顿,“怎么回事?你还没吃晚饭?”

可怜兮兮的点头。

黎越铠已经被她磨得没脾气了,“为什么不吃?”

说完,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肚子,心疼了。

“我一直找你,没找到,就在家里等你,没时间吃。”

他没辙,“你就不懂叫外卖吗?”

“可我没外卖的电话。”

黎越铠:“……”

“对了,我——”

话还没说出来,就被他抱入了怀中,轻轻的顺着她的背脊,“对不起。”

“嗯?”

“是我不好,我不该乱生气的。”

他只是太在乎她了,他不能忍受她心里没有他的可能性。

真的不能。

他已经做好了和她在一起一辈子的打算了。

想到她或许并不在乎他,他——

会疯的。

“是我不好,是我没留意到信息没法出去。”

他已经不纠结这个了,他紧盯着她,严肃的问:“董眠,你是喜欢的我,对吧?”

董眠小脸一红,低着小脸,“……对,对啊。”

他怎么又说这个了?

他不让她逃避,挑高她的下巴,“是男女感情,爱情的喜欢,对吗?”

“对啊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喜欢我?为什么知道你对我是男女感情的喜欢?”

“你很好啊。”说完,她皱眉:“我为什么不知道我对你是……是那种喜欢?”

“你真的懂?”

董眠狐疑的看着他,“这个还能有假的?”

黎越铠被她堵得哑口无言。

董眠虽然有点害羞,可她还是认真的说:“如果不喜欢你,我……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?”

是啊,如果她不喜欢她,她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?为什么不像当初拒绝程颍东那样拒绝他?

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忘了。

黎越铠苦笑。

或许就是因为太在乎了,所以才会患得患失吧。

“越铠,你是因为今天我没第一时间祝福你,所以你觉得我不是真的喜欢你?”

“不止是这个。”说起这个,黎越铠双臂抱胸,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,“你是不是知道我最近和柳朦胧走得比较近?”

“是啊。”说起这个,她轻轻的抿了小嘴。

“那你有什么感觉?”

董眠没说话。

“嗯?怎么不说话了?”

董眠垂着脑袋,半天不语。

黎越铠皱眉,捏着她的小鼻子,“别想糊弄过去,我要听真话。”

董眠的声音很闷,“我不喜欢你们在一起。”

黎越铠听到了,喉结上下滑动,心跳加速,“什么?大声点,我没听到。”

她咬着小嘴,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底埋怨异常清晰。

“我讨厌你们在一起,你还总是跟她说话,不理我——”

她话音刚落下,黎越铠就紧紧的将她的脑袋摁在怀里,激动得眼眶泛红,“那你中午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?”

“可是你好像很喜欢她,她好像也挺好的,说别人坏话不好——”

“谁说的?我不喜欢她。”

黎越铠笑了,直到现在他心底的抑郁才一扫而空,“既然你不喜欢我和她在一起,当初在知道我和她一起吃饭你就应该说出来啊。”

“可是你们不是有事要谈吗?”

“我说有事你就相信了?”

董眠点头。

她是真的相信的,只是今天中午的时候黎越铠不理她,只和柳朦胧说话她心里才开始不舒服的。

黎越铠不相信,咬了下她的小鼻子,“那你中午为什么要吃醋?”

董眠吃痛,却敢怒不敢言,“你只管她,不理我……”

黎越铠心情很好,“所以你还是吃醋了?”

董眠:“……”

“所以你是很喜欢我的,对吧?”

董眠:“……”

“嗯?”

董眠只能乖乖的点头。

黎越铠郑重其事的叫她:“以后不喜欢我和谁在一起就老实说出来,我喜欢你吃醋的样子。”

董眠红透了小脸,“越铠,我饿了。”

“哟,不错啊,还学会转移话题了。”

不过,他也是真的舍不得她饿肚子,给她整理好衣服,“走,我们出去吃饭?”

“可是蛋糕——”

“回来再吃。”

“我吃蛋糕就可以了的,不用——”

“我也还没吃。”

“你也还没吃?”

“嗯哼,中午被你气得没胃口,晚上就只喝了酒,没吃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