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万宋兵零零散散的奔向了商丘的方向,史万岁埋伏在山脚之下,看着这零零散散的部队起疑道:“这刘裕到底在搞什么鬼啊!竟然这样发兵!”

“将军这会不会是刘裕的先锋,来这进行试探啊!”后面的狼谭盯着散乱的士兵,不解道。

史万岁也是一脸雾水,向宋兵的后方往去,只见无穷无尽的宋兵,竟然连绵不绝,各自为路的走着,史万岁看着这幅场景,担心道:“恐怕不是这样,刘裕到底在搞什么鬼啊!”

“将军以再下之建,不如我去试探一下他们,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!”狼谭盯着下方的肥羊,可不想轻易的放走他们。

史万岁看着下方的宋兵,赞同道:“既然如此就拜托将军了!务必打探一下,所有人都在这按兵不动,等待将军的号令!”

”是!”

狼谭快速的脱了自己的盔甲,手中拿着一个扁担,挑着他们砍好的柴火,扛着身兼上,走了下去,仿佛就是一个樵夫。

宋兵如今都疲惫不堪,一个个都垂头丧气,狼谭挑着柴火,笑呵呵的走来,道:“兵爷!你们这是怎么了!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,可是打了胜仗了!”

那么士兵冷哼道:“去去去!休要开老子玩笑,行不行老子砍了你!”

“是是是!”狼谭一阵应和,盯着士兵,看着四下无人,从背后的柴火中拿出一把短刀,一个反扣,将士兵捂住嘴巴,拉向林中,将其五花大绑。

刚才还神采奕奕的宋兵,一下跟霜打的茄子一般,哭爹喊娘道:“英雄啊!饶命啊!我上要六十岁的老母,下有三岁的娃娃啊!大人饶命啊!”

狼谭虎目盯着宋兵道:“老实点,我问你什么,你回答什么!不然老子宰了你!”

长发大眼美女清纯私房温婉舒雅养眼图片

“是是是!英雄说什么就是什么!小人必定如实回答!”宋兵如同捣蒜一般点头,看着狼谭那是又惊又怕,深怕狼谭一个不高兴将自己给杀咯。

“我且问你!为何你们军容如此散慢!刘裕又身在何处!”狼谭晾了晾手中的bs,寒光照射在士兵的脸面上,吓的士兵那是心惊胆战。

“英雄啊!听说宋王要夺回政叔,而刘大将军忠心耿耿,命令我等自行回去,至于大将军身在何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!”宋兵哭爹喊娘,一双眼睛看着狼谭。

“说实话!”狼谭面带疑问,手中的bs向着脖子划去,渐渐冒出了细细的鲜血。

“不不不不!不要啊!英雄我说的都是实话啊!如有半点虚假,我不得好死啊!”宋兵吓的脸色惨白,但又无可奈何。

狼谭这才收回bs,冷漠道:“你们还有多少兵马!”

”不不知道!”宋兵担心的看着狼谭。

狼谭仿佛之间明白了什么,拿将其打晕,快速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,来到山上,看着史万岁道:“刘裕如今已经兵败,这些士兵恐怕只能算是逃兵了,将军要不要俘虏了他们!”

“那些士兵暂时不急,你可打探到刘裕在什么地方了!”史万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,一脸的沉思,仿佛想要得到什么重要的答案一样。

“刘裕如今已经是冢中枯骨了,至于他身在何处,末将没有问出来,如果我要是他必然北上,北方是卫国,如若投靠他们到也方便!”狼谭分析道。

史万岁看着这形形ss的宋兵,无奈道:“这些士兵零零散散,我们大面积杀去,顶多也只能抓住几千个,根本解决不了大问题,刘裕如果又真的如你所言的话,我们也拿他没办法,撤兵待主公来时在做定夺。

“将军就这样:我们未免太过小心了吧!”狼谭有点不甘心,没有直说显然不太赞同史万岁的观点。

史万岁看着前方道:“为了这一点小利,而犯那么大的凶险,不值得!”

“可是将军!”狼谭不甘心道。

史万岁平静道:“狼谭你乃是军中的主将,要对将士们的生命负责!

“这!”狼谭一阵迟疑,看了看四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,每一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两个字信任。

狼谭无奈道:“罢了罢了!今日就成他们!”

“撤!”史万岁大手一挥,数千人连忙撤退,离开了这片山坡。

数日后!韩擒虎、张定边、公孙衍、冯异四人在此回合,韩毅也是带兵赶来,看着这片废墟,韩毅良久大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!刘裕呢!人呢!”

“启禀大王!刘裕将士兵遣散回国,自己不知道去向!”冯异提心吊胆的看着韩毅。

韩毅的眼睛渐渐闭了起来,双手插着口袋道:“你冯异的三万兵马!加上韩擒虎的六万兵马!张定边的一万、整整十万兵马!仗还没有打!人就没了!你们在和我开玩笑吗!这十万大军是吃素的吗!”

“启禀大王!冯异将军背水一战,奸敌千人,救回秦琼尉迟恭将军!”下方的郭嘉连忙禀报,生怕韩毅忘了功臣。

韩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大道当空,烈阳直下,韩毅看着众人道:“功劳先压着!待回阳翟在处理!如今的形势当需要解决宋、卫两国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先攻宋、在攻卫!”

“冯异你功劳最大,但蔡地不可无人,交给其他人孤不放心!你带领本部人马和张定边的一万人马,共计四万给孤把好蔡地,待孤平定这两国,自有掉动!”韩毅为了平衡局面,看向下方的冯异无奈道。

毕竟吴国可不是省油的灯啊。

“臣领命!”

韩毅良久道:“兵分两路,韩信何在!”

“末将在!”韩信上前一般,一脸的自信仿佛是与生俱来的。

韩毅严肃道:“孤就给你两万兵马!你南下攻宋南,蒙颜、宇文宪、宇文成都、三人为将!”

“不出三月,宋南必然送于大王!”韩信自信满满道。

韩毅看向另一边道:“韩擒虎带领本部人马,攻杀宋北!其他人跟孤拿下兰考,兵发商丘!”

“再下罗成愿意助大王一臂之力!”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