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没这么蠢,但问题是这件事我说了不算,看看,这不还是被撸了吗?”许欢问道。

“没办法,他现在看我啥都不顺眼,或者是我真是不该留下来在这里耗了,什么时候回市里,我去见见曲书记,看看我有没有机会去市里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哎,这真是个办法,对了,知道羊书记为什么这么恼火吗?”许欢问道。

“为啥?因为我得罪他了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因为我去医院见过那兄弟俩个了,他们说的很清楚,两人交代的基本一致,都说了一件事,那就是打他们的人是打着羊书记的旗号去的,羊书记派去的人说让他们滚蛋,离开云山县,爱去哪去哪,一言不合,那人就下了死手,我问过医生了,站起来的希望很小”。许欢说道。

“然后呢,羊书记就把这事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不是,他怀疑的是耿小蕊,耿小蕊的手下有不少人,那些人都是跟着耿成安打天下的对吧,按说耿成安进去了,这些人也该树倒猢狲散了,可是居然没有,知道因为啥吗?”许欢问道。

“知道一点,耿小蕊是我女朋友,我要是说不知道,该说我胡说八道了,耿小蕊给了那些人股份,还叔叔大爷的供着他们,所以他们现在也愿意听耿小蕊的,就这点事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所以,羊书记对她手下的那些人忌惮的很,刚刚和我说了,要我查耿小蕊,看看这事是不是和她有关系,要是真有关系的话,羊书记会怎么样,想过没有,耿成安可是在牢里呢,羊良平要是真想干点啥事,那还真是不好说”。许欢说道。

钟向阳闻言摇摇头说道:“这事放心吧,可劲去查,查出来什么就汇报什么,要真是耿小蕊干的,羊书记一样会拉稀,啥都干不了,现在羊良平还鼓动着自己儿子去追求耿小蕊呢,他不敢怎么样,而且耿成安进去后他的公司没倒没跨,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,所以,我不担心这个”。

许欢笑笑说道:“我明白了,所以这个案子我无论查出来还是查不出来,最后倒霉的都是林家兄弟了,对吧,这个案子不可能有凶手,不会有人坐牢,对吗?”

钟向阳想了想说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有可能是没人坐牢,也可能是很多人坐牢”。

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

许欢看着钟向阳的样子,有些气恼,自己在这个家伙面前还很占到过便宜,每次都感觉像是被他牵着鼻子走,恼火的很。

钟向阳回到了云山大厦,耿小蕊和朱音华正在喝茶,钟向阳坐下后,伸手端过去耿小蕊的茶杯喝了一口,说道:“我可能要歇几天了,没事陪玩玩,朱总,我觉得可以回去了,别在这里蹭吃蹭喝了,林家兄弟都放了,虽然现在又进去了,不过进去的是医院,所以在这里的意义是啥呢,谁还会不让回去?”

“咋了,说话阴阳怪气的,出啥事了?”耿小蕊问道。

“我被羊良平叫去训了一顿,林家兄弟被打进了医院里,打他的人号称是羊书记派去的,这下好了,羊良平彻底恼火了,让我停职接受调查,我这也只能是在家里了,哪里都去不了”。钟向阳一边说,一边看着耿小蕊的脸色,奈何耿小蕊闻言也只是皱了皱眉头,而朱音华任何表情都没有,好像是从来没发生这件事一样。

“真是们干的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这事早晚都得有人做,我们不做,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懂得江湖险恶呢,所以,我就让人去教教他们,他们在自己村里横惯了,还真的以为没人敢惹他们呢……”

“可是羊良平已经盯上了,怎么办?要是这事真的查出来,他会不会对下手,怎么就不能再忍忍,等父亲出来再说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这种事忍一次,就会有无数次,所以这一下子就得打服他,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云山县的话事人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耿小蕊说的这些江湖黑话,让钟向阳不停的皱眉,可是朱音华听这些话却格外的过瘾,对于父母的仇怨,她一直都是寄希望于法律和正义,或者是自己结交的关系足够广,可是在没见到耿小蕊之前,那些手段让她一再的失望,没有一次成功不说,自己砸了那么多的钱去结交那些自认为有用的人,可是这些人确是吃肉连骨头都不吐的家伙,怎么会帮着她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呢,再说了,她父母的事情那么敏感,那些吃了她东西的人恨不得吐出来,可是朱音华不让,既然们不帮我,那这些吃进去的东西也得成为他们这些人梦魇的源泉。

耿小蕊话音未落,朱音华就开始鼓掌,把钟向阳吓了一跳,有些恼火的说道:“添什么乱啊?”

“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,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,蹬鼻子上脸,我看小蕊妹妹做的对,这种人就该好好教训一下,让他们知道爹是怎么写的”。

“妹妹?叫的倒是挺亲热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“对啊,我们拜把子了,我是姐姐,她是妹妹,怎么样,意外吗?”朱音华得意的问道。

钟向阳看向耿小蕊,她没说话,只是呆呆的坐着,仿佛这两人的对话她一点都没听进去似的。

“我待会去找他,他凭啥停的职,钟向阳,我就不信了,这云山县他还真当成自己家的了?”耿小蕊问道。

钟向阳摇摇头说道:“别扯了,这事没啥意思,也别找他了,我这段时间很累,也正好可以休息一下,去省里看看老领导,去学校找找我的导师,去市里见见朋友,我觉得挺好的,就这样吧,让厨房做几个菜,我们喝点,算是给的朱姐姐践行,一路走好”。

“我呸,才一路走好呢,这是给人送行吗,我看这是要把人送走了?”朱音华不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