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连句感谢也没有,真没礼貌!”听着苏策焦急下楼的脚步声,齐小瓜表情不满的嘟哝一句,当年他比苏策机灵多了。

望了眼紧闭的房门,齐小瓜和叶水寒同时一笑。

这一切皆是秦浩的安排,闭关前,那份“特殊礼物”早为苏策备好。

来到后院!

院内站着一位很高,很魁梧的汉子。

汉子俩米左右,身板颇为雄壮。

他穿着一套很简朴的衣服,衣服不脏,却很陈旧,颜色也掉了,很多地方打着补丁,证明汉子经历过不少风霜。

“叔叔好,是先生让来找我的吗?”

苏策眨着明亮的眼睛,一脸激动的问对方。

“昂……啊不是,我不知道什么先生!”

汉子先是点点头,然后赶紧摇头。

苏策顿时面升疑惑:“那站这里干嘛?找谁?”

鱼鱼大头可爱俏皮

“我……”汉子结结巴巴,有点呆头,他仔细回想着秦浩交代的话:“有人告诉我,越国苏州城苏家族人在此。小兄弟,认识一个叫苏策的人吗?”

“我就是苏策,是谁?”苏策攀升警惕,下意识运转体内的元气,他不认识汉子。

“我叫胡大头,是这样的,三年前,我与一位名叫苏倾蒙的英雄相识,结伴而行……”

汉子口中的苏倾蒙,是苏家的族长,苏策的父亲。

汉子说,苏倾蒙发现一处宝藏,拉了十几个武者,组建团队去探宝。

他们寻到不少好东西,至今宝藏还没彻底挖掘完。

然而,坎坷越来越多,挖掘越来越困难,死了不少人,一部分武者选择退出,汉子是退出的其中一个,因为太危险了。

苏倾蒙在汉子离开时,把一件东西交给他,拜托对方务必带给苏策。

一边说着,汉子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红盒子,递在苏策的面前:“这是苏倾蒙团长让我转交给的东西,他是的父亲吧?”

“父亲!”

苏策马上眼眶湿润,望着汉子手里的盒子,几滴泪珠顺着脸颊滑落,他点点头:“嗯,苏倾蒙是我爹,谢谢!”

言毕,苏策把盒子收下。

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物已送达,在下告辞了!”

汉子努力扮演一个笑脸,长长吐出一口气,感觉他好像完成一项历史性的重大任务,转身准备离开。

“叔叔等等,我还没付给佣金!”苏策喊住对方。

汉子连连摆手:“不用不用,苏团长早付过了!”

“我爹还好吗?他现在在哪里?叔叔能不能告诉我?”苏策紧握手中的盒子,频频追问。

父亲消失三年,一直是苏策心中的牵挂,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一丝父亲的音讯,岂能放过。

汉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堪起来。

大殿下曾交代,只要把东西带给苏策,然后再把秦浩描述的故事,给苏策重复一边就行了。

可是殿下也没告诉汉子,苏倾蒙在哪里?而且,这个问题要不要向苏策回答啊?

汉子非常着急,他不停的抓着脑壳,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。

“呵呵……叔叔不讲我也知道,我爹他……死了吧?”苏策看到汉子的表情,就能猜测出苏倾蒙的结局。

“这……”

汉子瞪大双眼,一脸懵逼。

他是狂熊军团的一名战士,打架绝对不含糊。

但骗人的功夫,臣妾真的不会啊。

“唉,贤侄节哀吧!”

良久后,汉子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大殿下也没教他,不如顺了苏策的意思。

这一刻,汉子伸出一只大手,假装同情的抚了抚苏策的头顶,紧跟着,他沉痛的唉声叹息,背影落寞的消失在酒馆的后门。

当脚步一跨出来,汉子俩只巨大的拳头紧紧的抓在一起,他眼泛泪花,忍不住想昂天长嚎一声:“老子圆满完成了大殿下交代的任务,这个任务真是无比的艰暗!”

言语之间,汉子涌动强大的气焰,化作一股子狂风消失在酒馆附近。

“呵呵!”

院中,苏策失魂落魄的冷笑,眼角泪水不停流淌,流进嘴里,充满苦涩,他呐呐道:“您三年未归,其实我早已猜到,您可能不在人世。没关系,反正您走了那么久,我也快忘记您了。所以,我一点都不伤心!”

苏策狠狠擦了一把脸上的泪,嘴上说不伤心,整个人却寒透了,他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。

好在父亲临死前,心里还念着自己,拜托别人送来一件遗物。

若苏策没猜测,盒子里装的,应该就是苏倾蒙在宝藏中寻到的宝贝。

苏策打开来看,盒子开启刹那间,浓郁的丹香滚滚而来,随之,一片紫金色的圣魂丹气,从院中冲天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