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云周身之上,散发这森然的杀气,那种若有若无的气势,在这一刻又凝固了起来,凝聚成肉眼可见的白气,这种白气来源于岳云体内,就像是高速运转,体能的水分被蒸发出来,形成白气。

罗艺双眼一眯,岳云身上那股虚无缥缈的气势,让罗艺也是心惊胆战,汗水顺着罗艺的面颊落下,感叹道:“难怪郭淮和孙阳这两个小子打不过你,死在你手里,这两个小子也不算太委屈!”

岳云双手拿着银锤,催着战马向着前方走去,每走一步就像是音乐高潮的低音,整片大地都显得寂静,众人都看不到岳云这双眼睛,万里晴空的太阳!已经冉冉至正午,正面天空就像是撒了鲜血,照应这下面的大地,格外的宏衬,鲜血的修罗场,战马嘶鸣!硝烟弥漫。

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和岳云和罗艺隔绝,这片战场就像是只剩下两人一样。

“吼!”岳云猛然抬头,黑色的头盔下,浮现出一没亮色,这双瞳孔就像是黑夜中的贪狼,绿油油的令人心生胆颤。

“呜呼………呜呼…!”罗艺脸色也是一惊,胯下的战马也在不听的躁动,显然被岳云的气势所震道。

“我说了…………此路………不通!哈!”血影,真真正正的血影,岳云手中的银锤挥舞而出,周身上的白气在这一没血锤挥舞下,像是变成了红色的腥气,轰杀而去。

罗艺双眼一眯,喃喃自语道:“血气!这小家伙………不对………………哈”

罗艺也不愧是眼界老道,一眼就已经看穿了岳云的气息不是那至高之气,当即催马而上,大喝道:“左右合力!务必不能放过这只乳虎!”

“诺!”

十八个黑影都向岳云杀去,而岳云可管不了那么多,一锤而上,直杀罗艺面门。

罗艺脸色一寒,双手持枪,横立于头顶,叮上岳云双锤。

可爱小兔兔天然呆萌清纯写真

”轰…………叮当………撕拉…………!”

尘土飞扬,刀光火影,兵器的撕拉声,率先撑不住是罗艺胯下的战马,呼鸣一声,差点没有站稳,连连后撤三步,这才稳住身形。

“锁链!”两骑兵,手中各是拿着黑链,一人一头,骑着战马向着岳云锁去。

岳云脸色一惊,弃了手中的银锤,将其挂在马下,单手拔出怀中虎头大刀,刀身之上凝聚这白气,一刀挥砍而去。

“叮当!………咔嚓!”

刀口应声而断!露出一个,u型的刀口!岳云脸色一惊,趁着机会,两边的士兵便是合力,准备将岳云围起来。

站在后面稳住身形的罗艺,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!此精铁打造,任你如何的用力,也砍不断他!今日你命休矣,为这片尸骸的将士们!赎罪吧!杀!”

数十个燕骑拿着弯刀便要直取岳云咽喉,这一刻岳云感受到无尽的寒意,他感受到了,那种地狱的入口,万千鲜血淋漓的士卒,伸出断指残臂向着岳云抓去,要将他们笼罩在那一片冰冷的黑暗中。

岳云像是累了,他已经没有力气了,身上的力气在这一刻消失殆尽,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弟弟,自己的父亲!还有自己的…………母亲。

出征前!母亲亲自为他洗好了战袍,亲自为他穿戴,看着雄姿英发的岳云,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尘,语重心长道:“云儿!活着回来!为娘为你做烤肉吃…………!”

“母亲…母亲………母亲…………啊!”岳云在此睁开自己的眼睛,双目通红,一条条血丝在岳云双眼中冒出,如同一条条血蛇,那虚无缥缈的气息又回来了,比之刚才又强盛了不少。

“叮,岳云突破武力!基础武力值加1,武力值100,当前岳云武力值117!”

“喝!”岳云弃了手中的虎头刀,单手拉起了铁链,用尽了全身力气,双手之上白色之气在不停的飘散,双臂之上的青筋如牛筋一般,岳云一手抓着一个,单手轮了起来。

“叮铃……叮铃!”铁链在这一刻转动开来,两边死死控制岳云双手的士兵,在这一刻手中的铁链手控从他手中划出,更有两人直接被甩了出去。

铁链鞭打在战马上,缓缓冲来的士兵,在这一刻被打翻在地,有的不敢上前,连连后退,这一切的一切都被罗艺看在眼里,心中暗骂该死:这小子突破了!这战场反倒成了这小子的磨刀石!

“过来!”岳云挣脱了铁链,一手拉过那死死不肯士兵,双手各是拿着锁链,套在他的脖子上,双臂猛然一用力,这一刻岳云的头巾飘落下来,三千青丝飘落而下,鲜血的凝固在头发上,将这头发凝成一股绳。

“啊……呜………呜啊………啊…救………救!”被岳云套在脖子上的燕骑,脸色发紫,双手不停的转折铁链,想要将其挣脱开来,然而并无多少用处,脖子上的铁链越来越紧,紧的他双目上的血丝越来越大,气息越来越小,最终实在是承受不住这巨力,断气而亡。

其中原先还有几个要救人的燕骑,被岳云一人一锤,打的体内血气翻涌,一口鲜血吐出,躺在地上昏迷不醒。

岳云随手将尸体扔在一边,面无表情道:“老匹夫!该你了!”

罗艺心中那叫一个疼啊!这燕云十八骑每一个都是他的命根子啊,如今一死一伤,他能不心疼嘛,勃然大怒道:“小匹夫!欺人太甚!今日不杀汝!难解我心头之恨!杀”

“打狼打狼头!今日先拿你这老匹夫开刀!”岳云催马而上,一人力敌这十八人,打的倒也不分上下,难解难分,但总归是岳云占了上风,这十八个人被岳云压着大。

站在后面的郭侃抚摸着胡子,半响道:“传我令!左右错杀,趁着老将军控制了那员小将,你等速速抓紧时间!”

“诺!”

郭侃看向岳云感慨道:”叱咤风云而变色,如此人物为何非我秦国之子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