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那位袁海前辈,南宫媛只是从长辈中听说,所知也十分有限,除了修为深不可测外,就是性格较为古怪,想来也很正常,妖修和人类性格本身就是差异较大的。

随着长灵岛越近,江火手心中的那道赤芒愈发明亮,而三人的脸色也凝重起来,在一位顶级强者的地盘动手,中间未知的变化太多了。

“我们可以先盯着,这地方火灵气稀薄,他肯定无法久待的,只要离开长灵岛,我们的机会不就来了吗?”姚泽见二女愁眉不展的样子,忙嘿嘿一笑,气氛顿时轻松起来。

“对啊,那人肯定需要修炼的,我们先找到他再说。”江火双眸透喜,紧盯着手中的赤芒。

一旁的南宫媛也妙目一亮,兴趣盎然地接道:“这位火龙真人真够狡猾的,猜到了你们要追杀他,肯定会去荒无人烟的十万大山,没想到他竟跑到火灵气极为稀薄的大海深处,这次能够遇到,也是命数使然。”

姚泽微笑着点头,目光一扫茫茫的海面,极目所及的天际隐约有道黑影趴伏在海水中,眉头一皱,“我们还是改变下气息吧,最好不要引起那人的警觉。”

距离长灵岛数百里的时候,姚泽就收起了千头鸠,各自把修为显示在金丹后期,如此只要不遇到那些大修士,应该无人看穿他们的。

到了此处,江火已经肯定火龙真人就藏匿在长灵岛上,当即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朝前飞去,姚泽转头一看,就发觉到不妥。

两女虽然修为显示在金丹后期,可这娇颜身段也太醒目了,一个柳腰欲折,另一个不堪一握,再看脸蛋,更是倾国倾城、百花失色,如果走在岛上,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难。

二人见他目中精光连闪,不停地打量着自己,有些奇怪,一问之下,才明白他心中所想,都是芳心一甜,笑靥如花。

“怕什么,你不说人类都喜欢这样吗?让他们看看也少不了什么……”江火自然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。

被爱侣称赞,南宫媛心中窃喜,不过还是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谁会像你想法那么龌蹉?江火,我们这次是暗中寻查,没有人注意才最好。”

纯情圆帽嫩妹子沉浸花海图片

她竟劝起了江火,命令姚泽转过身去,过了老大一会,才粗声粗气地说道:“好了,现在看看如何?”

姚泽依言回头,眼睛一瞪,差一点乐了,两人原本都是一袭红裙,似两团火焰,现在竟各自整件黑袍罩在身上,脸上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,一个左脸上长个铜钱大小的黑痣,另一个眉眼间布满了麻点,更离谱的是腰间不知道缠了多少件衣物,竟粗如水桶。

只是这一幕何曾相识,他心中突然一疼,脸色一僵,强笑道:“是不是有些过了?我们走吧。”

说完,当先化作一道遁光,朝前激射而去。

两女都处在新奇之中,也没有注意,嘻嘻哈哈中,相互打趣着跟着朝前飞去。

不知道云海天的人儿现在如何了,在那处空间中,已经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存在,虽然她对自己竟下起黑手,可姚泽一点也恨不起来,“双”商铺的点点滴滴永远不曾忘怀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远处的黑影在眼中不住地放大,长灵岛方圆足有三千余里,上面是起伏的山岭,据南宫媛介绍,此岛一直以来都是由那些猴妖占据,修士上去都会引起一阵血雨腥风。

直到袁海化形成人,这里才慢慢地接纳修士前来,袁海也广收弟子,经过千余年的发展,竟形成极大的规模,在西海中算是巨无霸般的存在。

灵蟠桃是长灵岛上独有特产,闻着就觉得气味芬芳,沁人心脾,且入口绵甜,吃到腹中会有一股灵气瞬间布满身经脉,极为神奇,只可惜无法储藏,无论如何布置法阵,也不过三月时间就会化为清水。

曾经有宗门和袁海商议,在岛上建立超远距离传送法阵,这样既能把灵蟠桃贩运到大陆上出售,也可以增强长灵岛和大陆的交流,可此人脾气古怪,竟一口回绝了,如果想吃这果物,只能辛苦地飞来。

岛屿上树林密布,数座高低不等的山峰分散在四周。

“那座最高山峰就是袁海前辈所居,人类修士严禁靠近,近百株灵蟠桃树也在那处山峰上,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。”南宫媛指着远处的险峰介绍道,当先朝左侧的一座山腰处落去。

来到这里,江火也不再施展秘法,以防火龙真人会有所感应,三人还没有落到山上,耳中就传来阵阵的“吱吱”声,放眼望去,漫山遍野竟是猴子,各类猴子都有,黑、白、灰、红,长相奇特,在树林中上下跳跃,竟是灵智未开的样子。

三人随意看了看,这片坊市修士有近万人,两侧的商铺都是巨木搭建,街道上也有不少的猴子穿梭,行人都见怪不怪了。

江火正饶有趣味地四处张望着,突然发觉屁股被抓了一下,心中大怒,看也不看,反手就朝身后抓去。

“慢!”一旁的南宫媛见机早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三人回头看时,竟是一头火红的猴子,正抓耳挠腮地向他们做鬼脸。

“这些猴子也伤不了人,长灵岛上严禁伤害猴子的,不然又会引起纷争,说不定这猴子看中了你,想和你聊会……”南宫媛解释着,最后竟“咯咯”笑了起来。

“想聊那也是找你……”

两女相互取笑,娇媚的声音引起众人纷纷侧目,可一看之下,竟是一对丑女,直接选择了无视。

三人随意逛了一会,很快就弄清了形势,这座山峰是外来者所待,而长灵岛的弟子都居住在另外几座山峰上,却禁止外来修士踏入的,一时间都为之一振,想来那位火龙真人藏在长灵岛,也只能在这座山峰内,仔细寻查一番,肯定会有所收获。

在他们顺着商铺挨个逛下去的时候,长灵岛上那座最高的险峰,一座巍峨的大殿,装饰极尽奢华,主客相对坐着两人,还有一位年青修士面色恭敬,束手而立。

如果姚泽在此,肯定会非常震惊,那人银发垂肩,身材修长,细长的黑眸带着笑意,整个脸棱角分明,不正是三人苦寻不得的长孙安吗?

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位身着金袍的瘦小男子,脸色淡黄,似大病初愈般,稀疏的胡须卷曲着,而那对赤红的眼睛有些外凸,却闪烁着耀目的光芒,只见他伸出枯瘦的手指,轻点着椅把,语气尖锐,“宗政道友莫不是在说笑?千里迢迢地跑到长灵岛,就是逼袁某搬家?”

看来瘦小男子就是盘踞长灵岛的那位袁海,化神中期大能!

果然,对面那位身着白袍的中年男子“呵呵”笑了起来,语气竟有些苍老,“袁道友勿躁,你身为化神大能,这一界谁会对道友用强?如果容老夫把话说完,道友再决定不迟。”

中年男子面容带笑,可仪表威严,举手投足间,带着上位者的风范,看来久居高位,而看其和袁海相对而坐,在修为境界上肯定相差不大。

“好,宗政兄请说,袁某洗耳恭听。”袁海口中淡淡地说着,手指终于停止了敲击,面无表情地望了过来。

“袁道友久居海外,很少和大陆有所往来,主要原因应该是舍不下这片根基,如果在神州大陆有片福地洞天送给道友,而且方圆三十万里的无尽大山都可以任由道友的麾下驰骋,不知道袁道友感兴趣吗?”中年男子微微一笑,似乎胸有成竹,徐徐说道。

袁海双目一眯,摸了摸下巴上稀疏的胡须,“福地洞天?袁某虽然很少出门,可也知道神州大陆就那些灵脉,早不被你们几大宗门瓜分完了,哪里还有空闲的洞天?”

中年男子很是笃定,身形向后一靠,口中淡淡地吩咐道:“安儿,情况还是由你介绍吧。”

“是,师傅。”

长孙安恭敬地应道,又朝袁海施礼后,才从容说道:“袁前辈,大陆的北端,有片福地洞天原本属于皇甫世家所有,前辈应该有所耳闻。”

“皇甫世家?有这回事,难道我去把他们赶走?”袁海不以为然地冷笑道。

“呵呵,前辈有所不知,皇甫家族的皇甫英奇一直是长孙世家的长老,在前些年,竟被歹人谋害,连同那片福地洞天都被强行占去……”长孙安似乎很清楚此事,侃侃而谈。

袁海不再说话,眉头却是一皱。

“下一步长孙世家准备出手,把贼子赶走,那片福地洞天就送给前辈了,当然,四周三十万里的无尽大山也会属于前辈所有。”长孙安简单几句,就说的清清楚楚,然后再次施礼,面色如常地站回中年男子的身后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袁海赤红的双目闪动一下,低头沉吟起来。

大厅内安静下来,过了许久,袁海抬起头,面带疑惑,“宗政兄,有个问题请如实答我,否则袁某是不会考虑搬家的。”

“好!袁道友不问,老夫也会如实相告的,道友是不是想知道为何老夫要这片长灵岛?”中年男子似乎早有所料,却这般问道。

袁海没有说话,只是定定地望着他。

中年男子沉默片刻,眼中闪过一丝茫然,突然叹口气,缓缓说道:“袁道友对空间节点了解多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