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美睡了一觉,缓解年会带来的疲劳,秦浩迈向了祖堂。

璞玉已被秦浩收进了空间戒指,它是和秦云联系的唯一信物,十分重要!

祖堂内坐满了秦家的高层,包括卓君晨、卓墨强和血麒麟也在!

萧晗站在秦世龙旁边。

“伤势好些了吗?”

秦浩首先向卓墨强关怀了一句。

卓墨强被任铁柱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了背上,是替秦世龙挨的!

关怀也是应该的。

“托公子洪福,丹玄长老亲自为我疗伤,并且赐下丹药,我现在基本痊愈了!”

卓墨强感动之余,满脸自豪。

能让丹玄为其疗伤,是何等的荣幸,是靠秦浩的面子。

并且为了不让秦浩担心,他故意甩了甩胳膊,却疼得咬紧了牙关,显然伤势并没有痊愈。

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秦浩看在眼睛,感叹卓墨强是条汉子,不枉费救他们父子一命。

“浩儿,那块璞玉之中,大哥可曾留下什么话,或者宝贝什么的?”

秦老三凑过来说道,眼中放着贪婪的光彩。

“三哥又胡闹了!”秦老四严肃道。

秦浩笑了笑,并不介意。

事实上秦老三也没有恶意,就这种嘴脸罢了。

不过说心话,秦浩总感觉三叔像个大反派。

“父亲确实在璞玉中留了话,要我照顾好爷爷,说他年纪大了。然后多孝敬四叔,也不要亏待了三叔!”

“顶天,我的好孩子!”

秦世龙一瞬间老泪纵横。

“大哥如今身在何方?需不需要什么帮助?”秦老四眼中急切,兄弟感情的深厚不言而喻。

对此,秦浩沉默了一下。

“若主子不方便,我和我爹即刻退下!”

卓君晨赶紧拉起卓墨强。

现在讨论的是秦家的私事,他们身为下人。

没有资格旁听。

卓墨强点点头。

虽然说在年会的那天,秦世龙曾公开承认收他为义子。

但卓墨强以为,这是秦世龙羞辱卓问天的手段而已。

秦家的危机已经解除了,卓墨强也应该认清楚他的身份。

他是奴仆,不配当义子!

“墨强和小晨不用避讳,现在们是秦家的人。老夫收为义子并非戏言,是我的孩子,也是西院的主子。有人若敢说三道四,便是与我秦世龙过不去!”

秦世龙喝了一嗓子。

这一嗓子是喝给秦老三听了,就他是个不稳定因素!

“义父!”

卓墨强含着眼泪跪拜了下去,一颗心也彻底融入了秦府的大家庭。

“爷爷说的没错,们是我秦家的人,哪怕死,也是秦家的鬼。”

秦浩心里已经把卓君晨当成了自己人。

刚才沉默,是因为在考虑如何把璞玉的秘密瞒天过海。

“而且也不要再喊我主子了,听着扎耳朵,喊我秦浩吧!”

秦浩大方的拍了拍卓君晨的肩膀。

这让卓君晨受宠若惊:“不行,公子就是公子,我卓君晨这辈子跟定了,心甘情愿做公子手中杀敌的利刃!”

“浩儿就答应他吧,君晨已经彻底被征服了。离开了,他就迷失了人生的方向,不知道该怎么活!”卓墨强说道。

“我爹说的没错,公子是我人生的指明灯,您出神入化的丹术,层出不穷的手段,皆是我学习的榜样,愿为公子效力!”

卓君晨单膝跪在秦浩面前,眼神灼热无比。

发生了这么多事,卓君晨早已看透人间冷暖。

只有跟在秦浩身边,他才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,而不被人嫌弃的废物。

“这……好吧!”

连秦浩也没想到,自己对卓君晨的影响力这么大。

曾经卓君晨也算是一号人物。

如今一开口,便说跟定了自己。

还许下了终身!

这让秦浩挺不好意思的。

估计现在就是让卓君晨去强.奸秦老三,他都不带含糊的。

“其实父亲并未在璞玉中说去了哪里,当时母亲被卓问天打了一掌,命在旦夕,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救了母亲。让母亲完康复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父亲便跟着那年轻人走了,说治好母亲之后,十年内风风光光的回家!”

秦浩含糊不清的回道。

这,顿时让秦世龙安心不少。

“看来大哥是去学艺了!”秦老四恍然大悟。

“那个年轻的兔崽子有什么本领,连大哥这般的英雄都跟他去学艺?”秦老三还真长了一张反派脸,动不动就看不起人。

秦浩感到很无语。

“他们夫妻活着就好,我相信顶天,他说回来,必定会风风光光的回家!”秦世龙对大儿子很有信心。

“所以爷爷和俩位叔叔不必太担心,眼下还有件事我要和们商量!”

说到此处,秦浩眼神流漏出离别的味道。

“浩儿是要离开四叔了吗?”秦老四的心莫名被触痛了。

“嗯!”秦浩点点头,要和丹玄去凤璃宫。

这件事压了很久,大家都心知肚明,丹玄赶在年会过来,必然是要接秦浩走的。

“我秦世龙的孙儿就该展翅高飞,说到底,是家族捆绑了,留下来,只会被我们拖累!”

秦世龙有些心酸,但更多的是自豪。

“临走之前,这些东西们拿着!”

秦浩手指一抖,数把利器从空间戒指里抖了出来。

瞬间,堂中寒芒四起。

众人的眼睛也火热起来。

连一旁的血麒麟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目光盯向了那把泛着水流光华的碧水剑。

那是瘦高长老的上品利器,材质无限接近凶器,乃是至宝中的至宝!

同时望向碧水剑的,还有萧晗!

显然,萧晗也很喜欢那把剑!

“这柄厚刀给爷爷,您是老英雄,气盖世……哈哈哈……”秦浩把史豪池砸锅卖跌铸造的厚刀交给了秦世龙。

秦世龙喜欢的不得了,拿在手里看了又看,不舍得放下。

“四叔……的锤!”秦浩把强壮长老的单手锤扔向秦老四。

锤子已经修好了。

看不出来一向温和的四叔,居然喜欢这一口,爱上了大锤。

“好锤!”

秦老四在手里舞得虎虎生风,吓得秦老三乱叫了几声。

“君晨兄,我曾记得擅使刀器,不知这把弯刀可满意?”

秦浩把弯刀递给了卓君晨。

这让卓君晨一怔,旋即心中感动万分。

兵器只有四把,秦府这么多人排不上号,连秦老三和秦羽都没有,秦浩却把弯刀给了卓君晨。

当初卓君晨的雪银刀,也仅仅是下品利器。

手中这把却是中品利器,这让卓君晨做梦都想不到。

“谢公子的大恩!”卓君晨接过弯刀,眼里已经流出了泪水。

这时,萧晗和血麒麟的目光更加火热起来,有意的互相看了一眼,暗中在目光中交锋。

只剩下最后一把碧水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