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赢话语的意思很明确,先和他战,之后才能与孔越战。

这句话,显然是以刀剑神宫弟子的名义说出的。

孔越以及九仙宫强者脸色无比难看,孔越目光冷冷的看着剑赢,道:“我承认你天赋不错,但九域榜你排名靠后,境界偏低,岂会是展风扬的对手,这样的要求又有何意义?”

许多人心中默然,孔越的话实则没有错,相隔三个境界,而且对手同样是神宫天骄人物,这怎么战?

先战与后战,不会有任何区别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傅云靖神色闪过一道锋芒,目光看向孔越,那眼神,像是要爆发了一般。

“师兄。”剑赢看了一眼傅云靖,随即又看向剑赢,道:“有没有意义并非是你来评定的,这是我的要求,即便是败,我也心服口服。”

孔越身躯猛烈的颤抖了下,目光变得极其锋利,道:“好,我让你先战!”

此刻,浩瀚人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目光中充斥着震撼的神色,剑赢称,这是他的要求,无论胜负,他都心甘情愿。

他们隐隐明白剑赢这样做是为什么了。

想来,他早就预料到会输给展风扬了,但他依然要战,要和展风扬最强状态战斗,只有这样,他才能知道差距有多大。

“这便是神宫弟子么?”许多青年人喃喃道,看着那道笔直如剑的身影,心中不禁生出钦佩之意,这等豁然而又执着的心性,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。

软萌少女清爽短发牛仔背带裤居家随性写真图片

展风扬脚步向前淡然迈出,一步步来到虚空中央区域,出现在无数人视线之中。

此刻的他,成为了场目光的焦点。

花诗滟美眸也凝视着展风扬,这个她要嫁的男人,她虽然一点也不喜欢对方,但却不得不承认,他真的,非常优秀。

只是,这样的男子不是她想要的。

剑赢也看向展风扬,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从他身上飘荡而出,笼罩上方空间。

“开始吧。”剑赢口中吐出一道声音,似乎已经准备好了。

“你虽然有自己的追求,但在我看来,这追求未免有些可笑,无论和巅峰状态,还是已经战过一场的我战斗,你,都会感受到无力的感觉。”展风扬平静开口道:“所以,你刚才的话,真的没有太大意义。”

展风扬,无论是身份还是背景都丝毫不逊色于剑赢,因此他不需要给剑赢留面子。

今天是他的婚事,他才是主角,但剑赢刚才所说之话隐隐有要抢他风头的意味,他很不爽。

因此,接下来他会用力战斗。

剑赢听到此话目光凝了下,随后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如果愤怒,那便战斗吧。”

话音落下,他脚步连续踏出数步,同时伸出手,周围天地灵气疯狂暴动,化作一柄灵气长剑,蕴藏多种规则力量,尽皆转化为可怕的剑气,吞吐着毁灭般的剑芒。

“好强的灵气掌控力!”诸人心头一震,死死的盯着剑赢手中的灵气长剑,要做到灵气化剑并不难,但同时能将多种规则融入剑气之中,便不是寻常元皇三层境之人能做到的。

“荒域大比,剑赢是第二境八强选手,只这一点,足以看出他的不凡了。”有人道。

“雕虫小技。”展风扬淡淡说了声,灵气化剑,很难吗?

他抬起手掌,掌心中像是有一股魔力一般,那片空间竟凝固了下来,灵气直接压缩在一起,化作一柄紫色长剑,剑身上甚至有一条套纹路出现,犹如一柄真正的神兵利器般,释放出强烈的威压波动。

即便隔着极远的距离,人群都能感受到那紫剑上弥漫出的波动,心中忍不住一颤。

万华帝君眼眸平静的看着这一切,心中没有一丝波澜,他的弟子什么实力,他再清楚不过了,即使剑赢是古墨的弟子,遇到风扬,还是要败。

没有任何征兆,剑赢和展风扬的身形都消失在原地,随后中央虚空传出一阵强烈的波动,仿佛发生了猛烈的震荡一般,隐约可以看到两道模糊的身影疯狂在其中闪烁着,速度快到了极致,像是两道剑光在争锋一般。

“这……”无数人呼吸仿佛都凝滞了下来,心脏停止跳动,目瞪口呆的看着虚空中的景象。

相差三个境界,竟然可以战到这等地步?

此时,孔越、祁今歌、苍鏊等人目光也变得凝重,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一方战场。

剑赢的实力,强的有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。

伴随着璀璨的剑之光辉绽放,无数道恐怖的剑气自上方肆虐而出,两种剑道攻击不断碰撞着,一种锋利至极,欲撕裂一切,另一种千变万化,神秘莫测,只一瞬间,那片空间直接化作废墟,寸寸坍塌破碎,千疮百孔,使无尽人群触目惊心。

“爷爷,那剑赢实力如何?”万雅岚美眸看了一眼那战场,转过头看向万华帝君问道,她元皇二层境界,只能看出展风扬压制剑赢,但看不出剑赢真实天赋如何。

万化帝君目光凝视虚空,沉默了片刻,缓缓开口:“的确不错,若同等境界,未必会比风扬逊色多少。”

他本以为展风扬会轻松将对方碾压,但没想到在如此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,剑赢竟然还能挣扎,而且还释放出自己光芒,这让他有些触动,古墨这一次倒是收了个不错的弟子。

他早该想到这一点,以古墨的眼光,又岂会收寻常之人做弟子?

突然一阵尖锐声响传出,只见两道恐怖剑光又一次碰撞在一起,随即炸裂开来,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利刃切割虚空,那片虚空竟直接被一分为二,生生被撕成两半。

“咳咳。”一道轻咳声传出,无数道目光望向一处方向,剑赢的身影在那,不再如之前那般挺拔如剑,微微躬着身躯,脸色苍白如纸。

虽依旧尽力让自己站直,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此时的他受了极重的伤势,失去战斗的能力了。

“师弟!”傅云靖身形一闪,来到剑赢身旁,剑赢对他摆了摆手,声音有些微弱的道:“我没事。”

展风扬身影缓缓落下,一脸风轻云淡之意,一袭白衣微微摆动着,透着超尘之意。

自始至终,他都显得无比优雅从容,这一战对他而言,似乎根本不算什么。

“能和我战到这地步,你的实力的确不错。”展风扬看向前方的身影开口道,“但我之前的话依然不会收回,无论先战或后战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“你……”傅云靖目光冰冷的看着展风扬,高出三个境界击败他师弟,很骄傲?

剑赢缓缓抬起头,目光透着一丝坚定的信念,道:“我也不会收回之前的话,一年之内,我会再找机会与你战。”

听到此话,展风扬嘴角微微上扬,玩味的道:“我无所谓,你愿意战,我也不介意再将你击败。”

诸人目光顿时一凝,这还真是骄傲啊。

再战也无妨,不介意再击败一次。

剑赢有他自己的骄傲,展风扬,同样有,绝不容他人轻易践踏。

剑赢没有再说什么,道:“我们走。”

“哼!”傅云靖冷哼一声,随后搀扶着剑赢的身躯退了下去。

剑赢与众刀剑神宫众弟子正欲离开,这时展朝的声音传来:“小友留步,看完接下来的战斗再走也不迟。”

剑赢转身看向展朝,顿时明白展朝的用意,是担心他就这样落败离开,会让外人以为紫风楼仗势欺人,因此才好言挽留,这样以后师尊也不好找紫风楼麻烦。

“多谢前辈。”剑赢微微抱拳,既然留他,那便留下来看看吧。

“师兄,看完再走吧。”剑赢对傅云靖道。

“听你的。”傅云靖道,但脸色依然不太好看,显然咽不下刚才那口气,太憋屈了。

只见万雅岚脸上露出一抹绝美笑容,她心爱的男子,风华无双,镇压神宫弟子,场无人能比。

此时展风扬目光转过,望向孔越所在方向,开口道:“你,出来吧。”

孔越神色顿时一僵,目光有些不悦的看着展风扬,他也是九域榜上之人,一方天之骄子,然而展风扬竟以如此随意的语气对他说话,未免,也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。

“展风扬,你在九域榜排名虽然比我高,但却处于相同境界,你未必比我强太多!”孔越沉声道,目光盯着展风扬。

“可笑。”展风扬不屑一笑,漠然道:“亏你也知道你与我同境,然而我四十一位,你,又在哪里?”

你,又在哪里?

此话落下,空间顿时变得无比安静,鸦雀无声。

这一句传入孔越耳膜之中,他感觉是那么的刺耳,脸上火辣辣的,双拳紧握,心中无比的耻辱,他与展风扬同境,但展风扬四十一,他七十六,这中间,相隔了三十四人。

展风扬此话,他无言以对,唯有用实力去证明。

人群的目光顿时露出一抹异样的神色,心中隐隐有些期待起来,望着前方的两道身影,接下来这一战恐怕会很激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