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630shu.co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!

“不愧是我皇萧帝的掌上明珠,败在靖月殿下手中,微臣输得心服口服!”

微凉的寒意传来,衣着华贵的学员身子一颤,急忙说道。

他名岳大群,是军部一名中将的儿子,实力为五星玄圣,在皇家外院是公认的第一人。

但从此刻起,他的第一已经降到第二了。

看着颈部这把清水般的剑刃,岳大群搞不懂,作为萧帝最疼爱,也是唯一的孩子,靖月殿下什么神兵法器得不到,为何偏偏对这把不入流的上品利器,情有独钟。

殿下回来之后,几乎形影不离。

对此,萧晗淡淡一笑,把碧水剑从岳大群脖子上扯开,送入剑鞘之内,并没有为自己战胜外院第一,表现出过度的喜悦。

在她眼中,只有这把剑,以及对秦浩的思念。

啪!

啪!

不急不缓的掌声响起,面如雕玉的段子绝走上前来,满面大喜道:“恭喜靖月殿下,打败岳大群,成为外院最强学员,萧帝会为您自豪的。”

雪梅的冬日纯美图片

“拜见世子!”

岳大群赶紧躬身施礼,一脸慌张的样子,生怕晚了一分。

段子绝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岳大群的父亲只不过是名中将,而他父亲,却是萧帝之下的段王爷,掌管军部大权。

“靖月回来不过三个月,已从元宗境踏足二星玄圣,成长之快,不愧是萧帝的血脉。并且,还能以二星玄圣的实力,打败五星玄圣的岳大群,现在连本皇子都有点怕了!”

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响起,对萧晗充满了不加掩饰的赞赏。

言语之间,又有一名满身贵气的青年来到了萧晗身边,望着萧晗的眼神火热无比,谁都能看出来他对萧晗有多么喜欢。

而他身上散发的气息,比起八星天圣的段子绝,只强不弱。

一时间,令段子绝紧张无比。因为此人,乃是北齐的二皇子,齐元。

在众多的皇子之中,齐元深得齐帝的宠爱,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代的齐帝。

“齐元所言极是,小晗打败岳大群,已经证明有足够的实力进入内院,相信用不了多久,便可跟我们一样,踏入内阁。”

紧随齐元之后,又来了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,他双眼清澈明亮,薄唇浓眉,一头乌发垂肩,谈笑间彬彬有礼,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。

可在隐隐之间,他身上无形散发一股凌冽的威严,令人不敢靠近,甚至站在他的面前,让人生出一种天生的自卑感。

他来了之后,无论气场上还是相貌,皆稳稳压制着段子绝和齐元,不难看出,他的实力比俩人更强。

尤为重要的一点是,段子绝对萧晗的称呼是“靖月殿下”,哪怕齐元还喊一声“靖月”。

而这青年,竟直呼萧晗为“小晗”。

对此,周围之人皆不敢言语。

因为他是北燕的太子,也是铁板钉钉的下一代燕帝,慕容紫俊。

“拜见齐皇子,拜见紫俊太子!”

岳大群甚是惶恐的行礼,简直比给段子绝行礼还要快,而且恭敬了好几倍。

但此刻无论齐元也好,慕容紫俊也罢,完跟段子绝一样,将岳大群给忽视掉。

对他们而言,岳大群不过是蝼蚁一只。

“话说小晗,如今修为进展堪称神速,为何还使用这般低劣的佩剑?它根本配不上!”

慕容紫俊一到场,便对萧晗无比的关怀。

“没错,其实我早想送靖月一把合适的佩剑了!”

齐元的动作一点也不慢,慕容紫俊刚说完,他掌中便是一闪,一把漆黑的剑鞘已经出现在手里,完不给慕容紫俊讨好萧晗的机会。“靖月,这把剑,是我上一年赈济大齐难民时,父皇给我的奖励,虽然我觉得它配不上,虽然它仅仅是把准圣器,也许对来说不值一文钱,但却是我辛辛苦苦用军功换来的,希望能收下它,让它日夜

陪伴于!”

言语之间,齐元把剑递在萧晗的面前,一脸认真的看着她,眼神甚至在哀求。

“区区一把准圣器而已,齐皇子拿来送给我们大辽的靖月公主,难道是看不起我们大辽吗?”

这时候,段子绝跨前一步,面色阴沉的挡在了齐元面前。

心中也是暗骂,谁给齐元的勇气,跟我们靖月殿下靠得这么近?问过我没有?当即,段子绝手中也是一闪,凭空拿出一把紫色剑鞘,转身,那阴沉的面孔立刻化为了阳光般的微笑,他望向萧晗道:“靖月殿下,我比起齐皇子,身份是低微了太多,也不像齐皇子一样有爱心去救济灾民

,但此剑,却是我和我父王,陪同萧帝平定叛乱、血战沙场所得……”说道这里,段子绝一脸的凝重:“这把剑,是咱们大辽前任大司马空明君的佩剑,大司马是当初迫害萧帝和母妃的罪人之一,为了给们家报仇,我父亲不顾生死将之斩杀,而我,也夺下了他的佩剑,现

在我把这份荣耀与分享,希望能收下它,它可是一件真正的中品圣器啊!”

段子绝异常恳切的说道。

言下之意,这把剑对他来说,意义非凡。

“切!”

旁边的慕容紫俊却嗤之以鼻的笑了,指着段子绝到:“我说段世子,私藏一个叛贼的兵器,居心叵测。而且还把此等不祥之物送给小晗,噢……我明白了!”

慕容紫俊面色一冷,沉声大喝:“难道想让小晗跟空明君得到一个下场,做爹的刀下亡魂不成?难道也想当叛贼?”

慕容紫俊身为太子,隐隐有了帝王之威,这一声吼出来,颇有气势。

一瞬间,也是吓傻了段子绝,他本想讨好萧晗来着,结果却……

“紫俊太子,休要血口喷人,离间我们君臣之谊,无论是我父王还是我,对萧帝和靖月殿下那是忠心耿耿……”

“够了,我累了,们请自便!”

萧晗受够了这三个发情的泰迪,转身准备离开,自始至终,她都没正眼看三人一眼。

当她握着碧月水剑时,满脑子只想着秦浩一个人。所以,这三位们爱吵尽管吵去,打死了都跟本姑娘没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