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免了,我现在不想看了”。说完,钟向阳启动了汽车准备回城。

“怎么,不敢了吗?怕看了之后我赖上你吗?其实你看不看都没所谓,我都会赖上你”。耿小蕊从后排又窜到了前排副驾驶位置上坐下。

对于耿小蕊的厚脸皮,钟向阳是完无奈了,所以决定采取冷处理的方式,你想怎么作就怎么作吧,和我没什么关系,我不往心里去,你随意。

“我说的事你好好想想,对了,齐丽红的事闻静还不知道吧?”耿小蕊问道。

这才是钟向阳担心的事情,耿小蕊果然是个人精,知道哪里是钟向阳的软肋,一捏一个准,让钟向阳真是恨的牙根痒痒,不过耿小蕊还算是有分寸,没有彻底激怒钟向阳。

“放心吧,她早晚会知道,你要是早点去告诉她,我还得谢谢你呢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耿小蕊岂能听不出来这是钟向阳的气话,笑了笑,伸手抓住了他握档把的右手,说道:“我在乎的只是你,你和她们的事我无感,懒得管,男人嘛,谁还不色呢,只是有的人有本事去色,有的人只是想想而已,你呢就是属于敢去色的人,没问题,我的男人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,那也没什么意思了”。

钟向阳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,当然这话不能当真的去听,女人的话真真假假,你要是太实在的话,要么是找不到女人,要么是被女人打死,总之是没有什么好下场,所以单身狗要珍惜活着的机会。

回城之后,钟向阳把她放在了路边,开车回了自己的住处,进了家门依然是心有余悸,按说齐丽红和自己做的非常隐蔽了,她是怎么知道的呢,当然了,以耿小蕊以前混社会的经历,打听到这点事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耿小蕊回到了家里,耿成安在客厅里打电话,一听又是在谈生意,她直接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,洗了澡,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没说慌,这个纹身确实是她找了个女纹身师纹的,从纹身完到现在没人见过她身的纹身,她纹的是九头蛇,身上下多处有蛇头伸出,她的胳膊上的蛇头只是其中之一,蛇的身体在她的背部,然后蛇头伸向自己的四肢颈部,以及在自己的身体前面,美轮美奂,颜色多样,可惜了,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真的一睹貌。

换了衣服下楼,窝在沙发里,耿成安看她一眼,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,桀骜不驯,很难搞定,我不明白的是,他对那些老女人都那么感兴趣,对我怎么就没兴趣呢,我哪里不如她们了?闻静,齐丽红,哪个不比他年纪大,他是不是有恋母情结?”耿小蕊有些生气的说道。

梦醒时分爱意朦胧

耿成安笑了笑说道:“不是有恋母情结,是因为他和这些女人好没什么心理成本,你呢,就不一样了,他和你好,知道后果是怎么样的,要么是你甩了他,要么是你废了他,反正不会有好下场,男人,都是趋利避害的,最难以改变的是,你有我这个爹,他要做领导的秘书,就得身家清白,不能代表着任何一方的利益,你要是和他好了,那他的秘书也就做到头了,不过你告诉他了吗,就算是不做秘书,他也能升官啊……”

“说了,没用,他说了,当初徐阳冰也是这么告诉他的,保证会让他在仕途上有进步,结果呢,他现在根本不联系徐阳冰了,钟向阳的自尊心非常强,不过这也能试探出来,他和徐阳冰没什么联系了,你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,没事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“这话你也信?”耿成安狐疑的说道。

“我信,我为什么不信,爸,我觉得吧,你与其在这里担心徐阳冰会有什么幺蛾子,不如去找找那些当初逼着你作证的人,告诉他们徐阳冰在干什么,想干什么,不管是徐阳冰,还是钟向阳,只要是有苗头,这都可以扼杀在萌芽中,法院判了,也生效了,这还有什么可说的,他们就是想要掀开盖子,盖子上坐着的人就能答应吗,天真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“我今天打了个几个电话,他们心里都有数,所以徐阳冰掀不起多的的浪来,放心吧,没事”。耿成安说道。

“爸,我觉得吧,你不能太信他们,你想,他们是怎么逼着我们出卖徐阳冰的了,要是他们找到了我们的把柄,也逼着别人出卖我们怎么办,你也得进去陪着徐阳冰下棋了,他想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,你得小心点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“我知道,放心吧,都安排好了,问题不大,只是钟向阳这里你怎么打算的?”耿成安问道。

“没想好,他对我太冷淡了,我现在是想不明白怎么去做而已,等我想清楚了再说吧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耿成安闻言,笑了笑,起身向楼上走去,快要上去的时候,说道:“爸是男人,从男人的角度来说,他要是对一个女人没什么兴趣,你就是再努力也没戏,放弃吧,比他好的多的是”。

耿小蕊没吱声,但是从她的下意识里觉得,自己和钟向阳还有戏,而且以后耿家要想平平安安的,钟向阳是一个潜力股,她并不认可自己老爹说的那个意思,相反,她倒是觉得自己还是有优势的,只是这个优势还没发挥出来而已。

“你这是去哪了?这么晚才过来,知道你现在的工作性质,也没敢给你打电话,都处理完了吗?”到了饭店,任明琦和闻静都吃的差不多了。

“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呢,就没等你”。任明琦解释道。

“没事,我稍微吃点就行,老板,给我来两碗米饭,饿死我了”。钟向阳谢绝了再加菜的建议,就着这两人吃剩下的菜,一连干了两碗米饭才算是完事了。

闻静和任明琦看着狼吞虎咽的钟向阳,心想,这得是多饿啊,为了避免他尴尬,闻静和任明琦保持着聊天的热度,不过说的都是女人之间的事,他只需要听听就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