耿成安的不安是有道理的,因为关于程爱民的消息不断的传来,不但是让云山县很多官场上的人不安,就连他这个官场外的老板也觉得事情不妙了。

“操,靠不住的人什么时候都是靠不住的,你先回去吧,让我想想怎么办,到时候再说吧”。耿成安对来人说道,这人是县公安局的副局长,到现在为止程爱民还在县局里关着,所以有什么消息他现在都能知道,当程爱民交代了不少和耿成安有关系的事情时,副局长觉得有必要给耿成安提个醒的时候,就来找耿成安了。

“耿总,有些事你得早做打算,再晚了他说的更多,好在是这家伙吐的够多,还没有人特意注意到这些,我担心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还跑一趟,回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”。耿成安说道,为了多加小心,他来的时候车都没开,打车来的!

下车时司机将一个手提袋交给了副局长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是耿总的一点心意,后面的事还请你多费心”。

副局长回家打开手提袋一看,里面装的是十万块钱的现金,副局长得意的唱了一段戏,好像是智取威虎山的片段。

钟向阳晚上没事,约了贾思远见面喝酒,相比较于滕南村,钟向阳还是喜欢和贾思远这样的小人物一起玩耍。

两人约在了贾思远家附近,钟向阳点好了菜等着他过来,没想到这家伙连老婆也带来了,这让钟向阳有些尴尬。

“这是你嫂子,南丽,我说我们是老爷们吃饭,你跟着来干啥,她说你帮了不少忙,非得来见见你,当面说声谢谢,依我看她是馋烤肉了才来的”。贾思远笑笑说道。

南丽这个姓很少见,所以钟向阳对名字很熟悉,但是人还是第一次见。

日系小清新软萌妹子森系唯美写真

“嫂子好,贾哥有福气”。钟向阳点到为止,一句话夸了两个人。

“有啥福气,跟着你嫂子我是大气不敢出一口,生怕给你来个三十六刀,刀刀不致命,那不就歇菜了吗”。贾思远开玩笑道。

“别听他胡扯,向阳,有对象没,嫂子给你介绍一个,保证是高学历,有本事,还漂亮的小姐姐,怎么样?”南丽倒是一点都不腼腆,上来就要给钟向阳介绍对象。

“呃……好啊,有时间再说吧”。

一般这种情况下的有时间再说吧就是拉倒吧,但是南丽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为了拉近关系,非得拉着钟向阳看她手机里的女孩照片,有合影也有单独一个人的,我的天,还别说,确实都挺好看的,但是想起那三十六刀,刀刀不致命就让人胆战心惊。

“什么叫有时间再说吧,你好好考虑一下,我手里可是有不少小姐姐,长的可好看了,而且家世也不错,有的还是医生世家,你想想,多有保障”。南丽锲而不舍的说道。

贾思远看她一眼,问道:“哎,你不会是想把你表妹介绍给向阳吧?”

“哎,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有道理啊,他们俩没准还真合适”。南丽恍然道。

钟向阳看着这两口子,笑笑说道:“唉,我怎么感觉今晚有些后悔请你们吃饭呢,你们俩来之前是不是商量好了?”

“瞎说,这点事还用商量吗,你嫂子一个人就能办了”贾思远笑笑说道。

“其实我觉得我在市里找个对象不太现实,我不知道哪辈子才能调到市里来呢,大概率还要在县里混个十年八年的,所以这找对象肯定也是在县里找……”

“哎哎哎,这都是小事,你要是能在市里找个对象,找你贾哥,他把你调到市里来,老贾,这没问题吧?”南丽问道。

“没问题没问题”。贾思远苦笑道。

南丽果然是来找钟向阳给他介绍对象的,因为吃了一半就说家里还有孩子,半途告辞而去。

“嫂子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咳,这都怪我啊,一直都在她跟前说你的好话,她有个表妹刚刚毕业了,和你一样,医科大硕士毕业,就分在她医院了,接到你的电话时她就动心了,要来看看你这人怎么样,这不,回去肯定是汇报去了”。贾思远说道。

“贾哥,你可拉倒吧,我现在是忙的一头雾水,根本没时间谈女朋友,我们县里出事了你知道了吧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听说了,这事市里的领导非常生气,你老板昨天来了吧,就是来挨骂的,这次要是弄好了,可能会平安过去,要是弄不好,你老板有可能会被调整,你做好准备吧,这事我也是听科里的同事们说的”。贾思远说道。

钟向阳一听这话,一下子愣住了,卧槽,自己这秘书还没当几天呢,这就完事了?

“什么叫弄不好呢?”钟向阳问道。

“我听说那个愣头青乡镇书记是你老板的得力干将?这里面没问题吧?”贾思远问道。

钟向阳其实一直也在担心这个问题,秦铭阳和程爱民之间到底有没有利益输送,要是没有的话,最多也就是个用人不察,但是一旦有利益关系,那这事就完蛋了,现在程爱民已经开始吐口了,到底能咬出来多少人,没人知道。

“这我不知道,我跟着秦书记才几天?”钟向阳说道。

“所以,你想好了,要是秦书记被调整了,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,我现在虽然在干部科没什么权力,但是我可以帮你问问,看看能不能到市里来找个部门稳一下,你和秦铭阳接触没多久,你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,但是问题是他要是走的话,能不能带你走?”贾思远问道。

“这我哪知道,到时候还不是领导一句话吗?”钟向阳说道。

“是啊,所以你可以先考虑一下,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,刚刚来的市委组织部长宋启水,是你嫂子的远房表叔,他刚刚来,你嫂子就虎儿吧唧的带我去找他,硬生生的让人家把我拉到了组织部干部科,你嫂子说就得这么干,要是磨磨唧唧一遍一遍的找,不知道猴年马月轮到你呢,再说了,这远房的关系就得豁得出去脸皮套近乎才行,在这方面你嫂子比我强”。贾思远笑笑说道。

钟向阳陪着笑了笑,心想我早就看出来了,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