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羊书记,我觉得还是自己的大局观不行,我知道羊书记这么安排一定是有全局的考量,是我太狭隘了点,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学习,争取让自己的格局打开,这样才能跟得上形势的发展”。钟向阳字斟句酌的说道。

耿小蕊一直都等在外面,等着钟向阳出来,但是钟向阳一直不出来了,虽然听不到里面有大声呵斥的声音了,但是钟向阳在里面遭遇了什么事情,她还是心急如焚。

对于钟向阳的妥协,羊良平很满意,因为秦铭阳在的那些年,他一直都是被压着的状态,秦铭阳控制了常委会,那些年他在常委会上基本是没有话语权的,当然了,他也极少表达自己的意见,开始时的几次意见表达被秦铭阳明里暗里否定了之后,就再不想发表自己的意见了。

这辈子想要否定秦铭阳是没什么机会了,自己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,不知道走的谁的关系,他居然能从县委书记的位置上直接攀到了财政厅的副厅长位置,这不是一般的关系就能实现的。

但是他的秘书钟向阳,现在还在自己的手里,可以说,现在对钟向阳的态度,很大程度上是羊良平对秦铭阳的发泄,只不过现在钟向阳成了替罪羊而已。

看着钟向阳小心陪着笑脸的样子,羊良平的心里出奇的舒服,这种心理的阴暗面谁都有,不管是领导,还是普通人,都有这种阴暗面,因为这是人性使然,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,就是不舒服而已,但是一旦这么做了,就会身心愉悦,所以,当的领导无缘无故的刁难,为难的时候,不要想什么理由,为什么会这样,不要问为什么,只管不要脸的去巴结就是了,他们要的就是的臣服和巴结,一旦照着他的思路去做了,会发现,之前的那些事都跟小孩子闹脾气一样,来得快去的也快,仕途也好,公司里也罢,当要想反击的时候,首先要做的就是低头,像极了斗羊,要想顶死对方,必须低头。

“这样想非常好,唉,还年轻,才进体制内几天啊,要学的东西多着呢,年轻人,慢慢学吧”。羊良平最后做了一个总结,说道。

“是是是,羊书记,的话我记住了,一定会好好学习,最要紧的就是我格局还太小,一定会着眼大局……”谦卑的话说了一大通,直到羊良平认为合适了,也或许是钟向阳自我检讨的连他也听不下去了,终于抬手制止了钟向阳。

“行了,回去吧,五贤庄的事情,给我好好处理,这件事我就交给了,剩下的事怎么办,我看的处理结果”。羊良平说道。

“是是,我保证随时报告处理结果,这件事交给我,您放心吧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从羊良平的办公室里出来,钟向阳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,还和方向笛握握手,小声说道:“方秘书,周末我来接去老湖吃鱼,从湖里新打上来的鱼,现烤一下,别提多好吃了,就这么说定了,我来接”。

“好好好,谢谢钟镇长,慢走”。方向笛一手握住钟向阳的手,一手还在他的手臂上拍了拍,以示亲热。

小诺的流光溢彩

耿小蕊对钟向阳还是很了解的,所以当钟向阳上了车之后,再看向钟向阳的脸的时候,才发现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堪。

“羊良平训了?”耿小蕊问道。

钟向阳长长出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得好好活着,一定要看到羊良平进去吃牢饭才行,这个老混蛋还真是把自己当云山县的土皇帝了,要我点头不再管五贤庄的事,其实说白了就是要放林文龙兄弟一马,这个地方放一马,然后呢,我在老湖镇还干个屁啊,好容易搞起来的这些公司,说不定也得黄了”。

“那想怎么样?”耿小蕊问道。

“我还没想好,现在来看,林氏兄弟一定是给羊良平送钱了,要不然羊良平会保村里这两个土鳖?”钟向阳说道。

“没关系,问问裘媛就知道了,她现在不是很听的话吗,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,给她找了这么好的出路,她感激还来不及呢”。耿小蕊说道。

钟向阳当然能听出来耿小蕊这无名的醋意来自何方,所以说道:“我不想和她有过多的牵扯,打电话问问吧”。

耿小蕊对他的反应非常满意,接着就给裘媛打了电话,得到的消息让钟向阳有些目瞪口呆,林氏兄弟在不久前刚刚在洪山给羊良平买了一套别墅,挂在了羊冠宇的名下,这件事没人知道,而且发生的时间也很短,大概也就是半个月之内的事情,价值三百七十万。

钟向阳感觉自己的牙有些酸,于是说道:“那行,我知道了,这事怕是翻不过来了,我找找关系,调到市里去,老子不在这里玩了,我去了市里,看着这群王八蛋怎么进坟地”。

耿小蕊看看他,没说话,因为她的心里也在盘算这件事该怎么办,看来白道是斗不过林氏兄弟了,就像是钟向阳说的那样,要是林氏兄弟回了村里,那钟向阳在老湖镇的威信将被降维打击,再想推进他那一套恐怕就难了,别看村里那些基层干部学好不是那么认真,但是学坏那可是一盯一个准,这种事情对于出身农村的钟向阳来说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“这事真的有那么糟糕?”耿小蕊问道。

“不信可以试试,反正我不想在这里干了,趁着这个机会,还能有点同情分,回头我找贾思远问问,要不然就先去组织部帮忙吧,关系不调走,这样还能容易点,出去几年,到时候再说”。钟向阳说道。

因为钟向阳想的很明白,有羊良平撑腰的林氏兄弟,这件事之后一定会变本加厉,与其在这里自取其辱,还不如避其锋芒,等到将来有机会再说,在这里和这些烂人耗在一起,既浪费自己的生命,也浪费自己的钱财,顾小希说了,自己写的东西非常受欢迎,催更不断,去了市里写写书,或许比这里好多了。